故鄉情─泉湧的創作靈感

《文章刊載於水彩藝術資訊  2014年七月16期》

《文章刊載於水彩藝術資訊  2014年12月17期》

有陽光的地方必定有陰影

一位對我瞭解頗深的藝術家如此描述:

東元老師,你的作品是晴朗的陽光,亮麗的色彩,美麗善良的人性,呈現的是那麼溫馨感人的畫面,但細究生長過程卻是萬般心酸,至今心靈深處似乎仍有股化不開的陰霾,言談及文字敘述總有憤恨不平的表露,這種矛盾的心理現象是否知曉甚至影響創作。

有陽光的地方必定有陰影。

其實,自己何嘗不想逃避稍事紓解這困擾糾纏的惡饜,每回憶一次,心就痛一次,若是深究隱埋的陰影,進而在畫面上表現不堪回憶的人性黑暗,肯定會讓自己陷入瘋顛躁鬱 。

痛苦中才能發現美,苦難中才能找出真正平靜,或許遍嘗生長的苦處,總是希望世間時時有溫情,處處有大愛,人人都能迎向光明,減歇椎入心扉的疼痛。

非常幸運,在人生的後半段,終於在新疆大地見識世上仍舊有著良善純淨的總總,體會“虛”的妙處奧義,忘卻昔日掌聲與讚美,心胸一掃惡霧終能大肆開展迎向曦光,可以揮灑所思所見,巨幅作品件件泉湧。

心通了,一切皆有可能。

打定創作決心,不受累名困擾,自在翱翔。

倘佯在一望無際的新疆大地,就好像回到童年的翠峰湖山區,環繞四周的都是善良親切的人,內心充滿溫暖幸福,彷彿是熟悉的家,繪製時湧出美好的憧憬,深埋在深處的感動萌發,自此一直想畫下這美麗大地與無邪無垢人心構成的「人間淨土」境界。   

良善見底的人性,的確讓人感動,撼動著筆者心靈,隱隱約約呼喚著提筆的衝動。

作品的“實”雖是新疆大地,內裡的“虛”卻是生長的翠峰湖,那是愛恨交織,甜美與痛苦相揉的故鄉情懷。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07 生長的故鄉(一)─銀裝素裹的翠峰湖 193.9*130.3cm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05蒼穹無邊 193.9*130.3cm

野草野花散發的清香沁人心醉

喜歡野草野花散發的香氣,即使是一朵微細的小花都足夠沁人心醉。

喜歡蟲鳴鳥叫、微風溪水的天籟聲,那是發出野性的嘶吼。

名與利是空象是假象,只是過眼雲煙,爭取徒增煩惱,得到是負擔,以「無爭」、「無求」的態度去達到生活單純,滌盡塵垢雜念,沉溺在 「不食人間煙火」的心靈世界,遨遊在桃花源的藝術文化氛圍裡。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81 牧牛老翁 111*91cm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07 豐收 193.9*130.3cm

有限的肉體生命換取無限的精神生命

有人說,台灣人是海島性格,懂得面朝大海,在春暖花開裡,胸懷地平線之外的世界,但台灣發生許多人與事,都令人不禁惆悵我們的海島性格,曾幾何時已經窄化成了一種茶壺風暴式的埳井之爭,彷彿島嶼之外的山川歲月,皆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存在。然而,當我們的視野裡只剩下一座島嶼,那我們和莊子.秋水的那隻青蛙又有何分別?

可是現實就是現實,這場全球競合裡的籌碼注數與遊戲規則,早已超越了台灣的安於現況,非關錢財,而是企圖心、想像力、包容性、國際觀等一切的集合體,簡單的說,就是輸在格局。

雖然我們自豪於我們的海島性格,卻常在意識形態的操作下,只願意用一座島嶼的方圓來衡量一切的對錯,好像任何人站在一個超越島嶼的格局看待事情,就是居心叵測。其實,對於一個島嶼而言,最大的財富不是土地,而是海洋,是海洋之外的遼闊,是放得下島嶼、彼岸與世界的寬廣格局,不是為了哪一個國家的元首或是某一場殿堂的晚宴,而是從腹地千里的格局裡,迎來照亮所有島內宇外的無限天光,唯有如此,台灣的天色,才算是真正亮了起來。

創作首重“讀心”,開啟智慧之門,觸及靈魂深處。來自心靈的永恆之光,足以照耀每個人的心靈,這才是性靈之美 ,是永恆中的永恆。

不只用眼看人,更要以心看人;不只用眼看世界,更要以心看世界。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將藝術創作鐫入骨髓刻進生命之中,將繪畫視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月落日出赫赫光輝耀照天地氤氳靈氣,胸懷高山大川之魄巍巍巨嶽自顯崢嶸。

冷冽寒風呼嘯明澈天空晴亮雪嶺雲海滔湧陽光輝映;我欲縱馬馳騁我將展翅翱翔我追逐疾風並擁抱藍天。隱密森林呢喃巖峻巉岩聳矗廣袤湖潭深邃雲霧輕飄我曾聆聽傳說我正緊握美夢我吟嚎長歌與蒼鷹齊飛。

一日之求 毀譽不計 心安理得 安然入眠,一生所願 遨遊天地 了無虧欠 無忝所生。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