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實與前衛‧淺談台灣藝術及畫廊走向

台灣藝廊的往昔經營模式

就讀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時,正值抽象藝術及表現藝術逐步沒落,紐約正興起“新寫實主義”的風潮,寫實手法再度被重視,很幸運能躬逢其時,得以早早嶄露與藝廊接觸。

藝術活動與社會脈動、經濟條件脫離不了環節,時至今日,隱隱約約感覺到藝廊的經營與政府執政者有著無法道出的綿密關係。

蔣中正掌權時期,台灣經濟困頓凋敝,人人穿著樸素,衣服上縫上幾個補丁是常事,其時人人勤奮工作,家家都有用硬幣餵飽撲滿豬的習慣。

那一時期, 藝術家如想展覽,只有新公園的省立博物館和植物園的國立歷史博物館,政府機構雖然明定不能標價,卻可以私下進行交易,當然售畫所得全歸藝術家,沒有抽成,只是想要進入展覽的必需靠關係及背景,有時還得運用賄賂的手段。

此時台灣尚未有商業性的展覽畫廊,能夠進行藝術品交易的通常都附屬在營業店面,牆上的畫作除增加藝術格調外,還可進行交易。當時是“二八分帳”,即售畫所得畫家分八成,畫廊得二成,藝廊負責人都會主動放下身段去尋覓藝術家,四處物色藝術作品充實展示內容。

蔣中正過世,蔣經國掌權,深知反攻大陸無望,加緊紮根台灣腳步,“今日不做,明日後悔”積極10大建設,引進財經菁英,拔擢台灣本土政治菁英,前景大好,但仍厲行勤儉政策。

蔣中正剛去世,台灣出現由畫家楊興生所辦第一家商業性的展覽畫廊─龍門畫廊,座落台北東區頂好商圈 龍門大廈,場地租用,因此採“三七分帳”,即售畫所得畫家分七成,畫廊得三成。這種模式,雙方仍有好處,尤其藝術家想展覽不必再看省立博物館及國立歷史博物館行政人員的臉色,只要有能力,經得起考驗都有展覽機會。

經濟大好,畫廊陸續出現。

退伍之後,在龍門畫廊舉辦生平第一次個展,作品銷售一空,“三七分帳”的方式, 讓展覽藝術家扣除各項支出費用後仍有許多結餘。此後,又陸續開了三次個展。龍門畫廊也從頂好商圈搬至隔鄰不遠的羅馬大廈,旋即易主,又遷到阿波羅大廈。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80年在龍門畫廊舉辦生平第一次個展請柬

蔣經國過世,李登輝執政,經濟自由,匯率採取開放,台灣歷經40年的勤儉儲蓄得到回報,突然變為富裕,“台灣錢淹腳目”道盡繁榮景象,此時政府不再推行勤儉儲蓄,反而提倡消費經濟,鼓勵消費帶動經濟,代之而起的是奢糜浮華,表面光鮮亮麗的物質生活。

此時,畫廊像雨後春筍般出現,光是阿波羅大廈裡就有近30多家畫廊,由於競爭,畫廊營業費用大增,採“四六分帳”,即售畫所得畫家分六成,畫廊得四成。龍門畫廊遷到阿波羅大廈裡的第四次個展,也跟進開始“四六分帳”,售畫依舊亮眼,但展後結算,大為失望。

經濟自由,景氣看好,教育緊跟鬆綁,大學美術系由原先的三所─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立藝專、文化大學,急驟增加,新大學紛紛成立,也設立美術系及美術研究所,台灣短暫數年內竟增加至近30餘系所。

繪畫市場在台灣經濟只是一塊細末小餅,連雜碎都談不上,卻僧多粥少,有這麼多人要分食,各個飢腸轆轆爭得眼紅,“見不得人好”的現象經常發生。

好景彷彿曇花一現,李登輝執政晚期,大筆資金外移,政府應對手足無措,加以大陸廉價作品搶攻,台灣藝術市場日漸蕭條。

陳水扁當選總統,資金外移,企業出走,榮景不再,台灣藝術市場面對空前挑戰,雖然仍採“四六分帳”,但增加許多刻薄條件,諸如:售畫須達相當額度,否則須補貼畫廊費用或者扣留作品充數。此時,經濟低迷,展覽能夠收支平衡已是萬幸,何談結餘收入。這一慘澹時期,台灣藝廊十之八、九無法生存,被迫歇業,阿波羅大廈裡的畫廊搬遷一空。

馬英九當總統,資金更是狂瀉,物價高漲,失業率提高,薪資所得急降,有些畫廊試圖改採“五五分帳”, 即售畫所得畫家與畫廊各得五成, 且附帶許多刻薄條件。台灣每年美術系所畢業的學生幾近三千餘人,正面臨需要迫切賣畫需要成名的處境,許多年輕藝術家迫於現實只能低頭受盡剝削,必須承擔無法想像的責任和支出,狀況堪慮。

居於累積的經驗及良知,透過網路提供訊息給後進並提出嚴重警訊,從事藝術要有“守貧”的心理準備,台灣目前環境繪畫創作只能當興趣不能當職業。

經濟不虞匱乏才是藝術創作的立足點,妥善的生涯規劃才能彰顯人生的價值,否則晚年堪憂,不是銷聲匿跡就是窮苦潦倒,更是肺腑之言。

寫實與前衛的淺見

20世紀至今,前衛藝術影響深遠,造成藝術思維及視野開放改變,甚至被視為主流。

台灣是否適於發展前衛藝術,傳統與前衛的論戰也持續著。

基於創作動機,皆應獲得讚賞。

寫實與前衛在台灣有著涇渭分明的區隔,但並非絕對。

從事寫實創作的藝術家生長環境通常比較艱困,生長過程中歷練著許多磨難,因此非常珍惜得來不易已經擁有的,最明顯的便是顏料的使用,可能是每罐顏料取得都很費力,寫實的藝術家通常都惜顏料如金銀,創作過程都極度小心,都有如履薄冰,戰戰兢兢的心理。

前衛創作的藝術家環境通常比較優渥,生長過程中沒有受到苦難,良好的環境比較不會珍惜,擠出的顏料是大大一坨,再用大筆盡情揮灑,渾然不知顏料的價格,管它是否專家級的顏料,只要畫得爽,畫得盡興。

寫實比較辛苦,創作過程必須面對許多煎熬,只有受盡心酸的藝術家才能面對,這類藝術家通常來自鄉村。

前衛比較即興,大肆揮灑可以發洩情感,繪畫無法達到極致,那就再想其他方式,行為藝術不行,那就裝置藝術,不然就四處塗鴉,這類藝術家通常來自都市。

往昔就讀師範體系畢業的學生必須任教服務,來自鄉村家境貧困只能分發至中、小學,而家境優渥的通常都會出國留學,學的是前衛思想,取得碩士、博士後,回國多在大專院校任教。

台灣美術教育又發現滿有趣的現象,中、小學美術教育的教師多是寫實教學,因此喜歡繪畫的學生寫實能力很強,但進入大學就讀,面對的卻是截然不一樣的前衛教學,有些大學美術系的學生甚至連畫筆都未曾拿過。

“大學的西畫教授寫實能力比學生差,不敢在學生面前動筆,只懂得耍嘴皮;水墨畫教授連筆、墨都不會,最基本的皴法也不懂,只會搞拼貼。”這類的風言風語雖然苛薄,卻也多少顯示目前大學美術系教學的現況。

命運多舛的台灣藝術創作之路

台灣自始至今純藝術創作都只能當興趣不能當職業,尤其目前環境陷入極度惡劣,繪畫創作空前艱難。

台灣畫廊的經營都不切實際,沒有長遠眼光及規劃,資金有限,只知營利收入剝削藝術家,經紀制度空茫,藝術評論不具權威,政府、社會、企業不重視文化,法令不夠周延,收藏家欠缺,作品增值有限,操作空間狹窄,再再顯示純粹創作的藝術家必須面對無法生存的窘境。

藝術工作者社會地位低微,時常寅吃卯糧,入不敷出,被逼得走投無路。印象記憶所及,多少曾經叱吒風雲於畫壇,狂傲一世,意氣風發自認為作品是曠世鉅作的畫家,如今不是銷聲匿跡就是窮苦潦倒。

台灣這般狀況,藝術家怎不慎思。

“生命在決心死去的一刻點燃,藝術家的事業,是在閉上眼睛之後才開始的,走入歷史後得到的聲名,才是真正的榮耀。”台灣許多藝術家都以此做為自我勉勵,步履蹣跚走著艱苦襤褸泥淖難行的道路,像極世俗眼裡的十足傻子。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將藝術創作鐫入骨髓刻進生命之中,將繪畫視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月落日出赫赫光輝耀照天地氤氳靈氣,胸懷高山大川之魄巍巍巨嶽自顯崢嶸。

冷冽寒風呼嘯明澈天空晴亮雪嶺雲海滔湧陽光輝映;我欲縱馬馳騁我將展翅翱翔我追逐疾風並擁抱藍天。隱密森林呢喃巖峻巉岩聳矗廣袤湖潭深邃雲霧輕飄我曾聆聽傳說我正緊握美夢我吟嚎長歌與蒼鷹齊飛。

一日之求 毀譽不計 心安理得 安然入眠,一生所願 遨遊天地 了無虧欠 無忝所生。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