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非常純粹的水彩畫家─陳東元

師大美術系教授 李焜培

用「純粹」來形容 陳東元是有兩方面的涵義,其一是說他專注的精神來從事他的畫作,埋首於水彩畫藝之中,從師大美術系畢業, 都在不斷作畫,以他水彩畫技法的深度和對繪畫的探求,事實上顯示了他積極的揣摩,把水彩畫問題在畫紙上提出和「公佈」解決之道,那份執著地對藝術探討的熱忱是足夠做為其他青年畫家為借鏡, 他是心無二用的面對水彩畫,甚至設法貫穿一個或一連串的構想,非解決水彩難題而後已, 不是為了應付比賽而繪畫。其二是這位在台北大都市生活,卻忘不了童年舊日那泥土芬芳的氣味,那對他熟悉的濃郁鄉情,既是他繪畫靈感的泉源,也在他做人處事中, 表露出舊社會裡那份誠懇、笨拙、憨厚,和從刻苦中磨練出來的靭性,一張厚實的臉,一分純粹的,單一的,固有的,踏實的襟懷。

在校中,劉文煒老師、徐寶琳老師和我曾經教過他水彩畫, 我非常注意陳東元這位學生的進展,他不多話但常露笑容,曾告訴我,他對水彩畫的理想和想法, 三年級以後,他打破了師大早期油畫式厚重要求的技法,他要求水彩畫透明的特性, 在系展中嶄露頭角。那種對自然形象直接視覺觀察的靜物便與印象派歐洲式文學化的寫實迥異其趣,他從照相式寫實的觀點,運用各種方法將所有完整或局部的美中集合而成新的概念, 做為自己新的試驗。這種以石膏素描為基礎,而以照片、速寫來畫水彩畫,曾引起許多不以為然的反應。

魏斯(Andrew Wyeth)的懷鄉寫實及「美風」開始影響國內,陳東元的作畫方法首開師大和國內新風氣之先 ,及後畫水彩的學弟輩出,如楊恩生、洪東標、區文兆、呂振光、黃銘祝、張永村、鄧獻誌、蔣家璋都受美國風的燻陶,梁丹卉、劉欽棟、卓聖格、鄭寶宗、陳秋瑾、許自貴、柯榮峰、李 元玉則接近歐風而為眾所欽羡,國內青年學子勤練水彩畫 日眾,懷鄉寫實之風盛行,以該畫風而論,陳東元確是他們的前輩和始肇者了。

回想陳東元早期所繪「碎燈泡與蛋黃」、「蔬果、瘦肉籃」頗多生硬勉強之處 ,但描摩實物細緻的功夫已為師生們注視,今天,經過長時期的挫折與磨練思考,使他具備堅實的能力,理性客觀有超乎物外的冷靜,特別注重光線的探討與處理,「我常利用早上剛射出的陽光,那種影子較長,調子柔和,感覺上自然且富鄉野情趣。」,他在服役時常到彰化、 員林等地的鄉下觀察農村景況,從中慢慢體會而捕捉光影的投射方向,這種處理方式和一般人畫水彩較注重顏色而疏忽了光線的情形,有很大的差異。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75 年貨 76X56CM

1975年榮獲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系展第一名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75 燈泡與蛋黃 76X56CM

陳東元近期有他的風格,除了明顯的農村題材外,可以一讀的就是熟練的水彩技法:

陳東元對畫人與動物的形、結構、比例、關節 、特徵是務求完美合理的把握之後,才在重點上或該鬆弛的地方進行質感的描繪及趣味化的渲染,在薄薄的色層中,仍要求適當的質與量。

他畫形象的輪廓線通常都很清楚,但由於他能運用相當豐富的色彩和濃淡層次, 加以非常強烈明朗的皴擦和褶皺和流暢筆觸,甚至還加一些散點,並適當的渲染、平塗,因此分散了較坦率的輪廓邊緣的注意力,反而成為他畫法的特色之一。

他的水份與色彩都很肯定,極少塗改。

細微的表達時,連一根繩子的形態、光線也極逼真。

底色清淡或濃濕平滑的渲染上,也能鉤出玲瓏飛舞的線。

由最終淡淡底色到畫出影子以至完成,通常是疊色四次五遍,當然也有一次縫合渲染而成的。

常以草綠色畫完底色及陰影,即進行濕刮,顯露發光的小草,然後再以深色去畫出草的質感。

強調明暗對照,除了主題層次較多,色彩較鮮麗外,那些平面強烈受光的地方,他幾乎以平塗法塗上;在暗處, 則是等底色乾透,再以漸層渲染或重疊法做較多的層次變化,這樣一來明與暗的效果得到適其適所的表達,整體有合作的關連,這是他的專長漸層法也是他的本領。

遠景,他常只用漸層法上淡淡一層,把遠山、樹簡化,近乎平面,使前面的主體不受干擾而收襯托之效。

注重強光側 影的表現,因此黯暗的筆觸和流利的留白,在畫面中雖然到處閃爍著,或許這種效果在其他畫家的畫中若遺留這些眾多斑白時,就會覺得使人眼花目眩而鬆散, 陳東元卻能神乎其技的使這種危險美感成為他的優點和特徵。由於陳東元技法特殊 ,以火雞為例,他採用了變化極多的形,交錯的面、線,以強烈的明暗畫出黑、白、褐色張翅的火雞,在變化中求取統一與穩定,在極度喧擾熱鬧氣氛之間,前景地面以果敢的判斷, 塗出大塊陰影,使一切衝擊的因素得以寧靜下來,雖然地面仍然東倒西歪橫躺著許多跳躍的深色筆觸,但主題突出把這些「紛擾」給擺平了。

陳東元在藝術觀方面並沒有像時下一般年輕人,只把破與舊來表現傳統文化及鄉土情懷,而是以他現時成熟又落落大方的技藝, 描述了他童年生活的記憶和對農村自然的真實感覺,深刻體驗後畫出來,而且賦予一種樂天的色彩。雖然,殘缺有較親切的美感,但陳東元並沒有把鄉間落後與殘缺 , 往日的停滯、頹廢景象流入他的藝術和意識裡,而是以描繪自然之景象,農人樸實的性格,男女老幼均勤懇積極地耕作、養殖,市集交易,工餘休憩,樹蔭納涼, 長幼相敘的題材來訴說純樸進取的人生一面,講求人性,愛護事物和樂利的社會形態,這是陳東元目前在水彩畫上追求的方向, 期望將來能繼續努力,大家刮目以待。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81 樹蔭展翅 76*56cm Strutting in the Shade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師大美術系教授 李焜培 在雜誌上原本的文章及作品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將藝術創作鐫入骨髓刻進生命之中,將繪畫視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月落日出赫赫光輝耀照天地氤氳靈氣,胸懷高山大川之魄巍巍巨嶽自顯崢嶸。

冷冽寒風呼嘯明澈天空晴亮雪嶺雲海滔湧陽光輝映;我欲縱馬馳騁我將展翅翱翔我追逐疾風並擁抱藍天。隱密森林呢喃巖峻巉岩聳矗廣袤湖潭深邃雲霧輕飄我曾聆聽傳說我正緊握美夢我吟嚎長歌與蒼鷹齊飛。

一日之求 毀譽不計 心安理得 安然入眠,一生所願 遨遊天地 了無虧欠 無忝所生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