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 術 感 言 ( 二)

時常想,自己是非常粗俗、非常卑微、非常固執、非常不知趣、非常守舊的小人物,活著不知為啥,自己終老可能一無所有。

都市生活三十餘,過著仍是小時鄉間的習慣,從未涉足MTV、KTV、酒吧、舞廳……的都會夜生活,人人追求錦衣玉食,自己卻粗衣淡飯,人人追名逐利,自己卻自甘清淡平實,人人吹噓追逐光鮮亮麗,自己永遠卑微處於角落裡。

受過多年藝術教育,看過多少美展,知道自己所創作繪製的是那麼保守、那麼庸俗,難道不知前衛藝術、後現代藝術、包裹藝術、裝置藝術……,欣賞這些現在藝術家追求創作的現代藝術,雖有感受,但卻沒有感動,寧願去操作電腦影像繪圖 ,繪製俗不可耐的寫實風格。
人人都說藝術家是縱慾酒色,煙酒不離手才可以創作美好作品,縱情色情才可以疏通情感、賣弄才氣,自己卻煙酒不沾,默默埋頭苦幹。

曾有那麼多的企業家願意資助留學,到歐美美術館參觀學習,自己卻沒有接受,朋友譏笑嘲諷,但自己知道堅持的是那分永不虧欠、沒有負擔的自在心。

曾有那麼多的藝術經紀人願意幫助,其中包括捧紅歐豪年、朱銘的知名柯姓藝術經紀人,自己卻沒有答應,藝術家人人夢寐以求的境遇,自己卻放棄,朋友惋惜感慨,但自己知道堅持的是那分 能夠隨意創作、不被藝術市場控制的自由心。自己更自豪賣畫所得憑的全是自己實力,從未也不可能運用關係。

即使是現今台灣藝術市場被大陸廉價作品攻佔,藝廊十之八、九無法生存,被迫歇業,自己反而保有原先堅持的自由自在心情更能勤於創作。

曾有那麼多所大學邀請前去任教,自己卻放棄,但自己知道堅持的是那分安定。

生長在深山伐木工寮,家無恆產,居無定所,衣無法暖身,食無法溫飽,是那般清貧,是那般無助,小時堅持追求的是屬於自己的尊嚴、自由,尤其是安定。

小時曾誓言:做老師、做畫家、盡最大心力翱翔天地。

近三十年的教師生涯,退休離去時,學生抱著痛哭,自己知道投入其中是值得的。

50至60歲是畫家從事創作最佳階段,人生歷練足夠,技法能隨心所欲,短短不到10年光陰必須珍惜運用,即使是萬般努力可能無法獲得贊同,但只求盡心盡力。

自己知道繼續教師生涯最後將毫無所獲,連學校校史室都無法列名,惟有從事藝術創作才能讓自己稍獲心靈的慰藉,掌握努力的方向與動機,也深深知道選擇從事藝術創作,心裡便需有“守貧”準備, 在畫布前以寂寞孤獨為伴,視名利為塵土必須拋棄,尤其知道留給子孫的將不是家產與金錢數字,而是可以看到、摸到的心血。

見識了西遊記裡群魔的威力;領教了天旱物枯卻鬧大水的怪異地域;體驗了「黑風沙暴」的恐怖情景;飽覽了大地的雄奇壯麗;嘗試了氣溫極速驟降20餘度的氣候;分享了祖先遺產有一部分是留給客人的遊牧民族的豪邁;感受了在雲霧飄渺裡松石為伴的文人雅致……,這些至今仍讓自己感動激奮,未曾減少;這些都是自己仍繼續努力埋首的方向。但回頭思量,生我育我的台灣這片土地,是否應給予更多關切,希望心有餘力,撥出些許時間盡分心力。

今年“無米樂”記錄片全國轟動,但其中記錄的只是浮光掠影,心中噓唏感歎,三十年前臺灣處處可見的農村景致、那份質樸純潔的心靈至今保留的竟是那麼匱乏,連影像取得及資料記錄都那般困難缺乏,靜思下,能將這殘缺記憶及感受從重新整理展現的有幾人,若自己不投入,台灣土地或許再也沒有人能聞到祂的芬芳,孕育的所有一切再也沒有人能嘗到祂的甘甜,現在想做的是以油畫方式表現,但從沒有展示的企圖,將以待兒女的心態對之,希望或許呈現時能喚醒對這土地的愛心。

台灣農工階層一向都被忽視,翻遍所有以此為創作的題材,不論詩歌、文學、音樂、繪畫都很貧乏,以繪畫而論,那些前輩們或許都出身士紳、地主,從未體會貧農的苦處,所以從未有感動,自然不會以此為體材;也或許當時這些遍地到處都可以看到的庸俗場面,不值得入畫,等到要去珍惜時卻是困難 重重。

前衛藝術家的冷嘲熱諷,藝術評論家的無法肯定,多少次自己也有無法繼續走下去的念頭;更由於以前喜愛的內容已不再現,面臨如何去尋找更感人內容的窘境,勇氣喪盡目標空茫。但每每回想往昔展覽時,佝僂老婦攜帶兒孫在畫前述說昔日情況,全家浸染快樂歲月;遠從苗栗前來的客家婦女,擰著手帕頻頻拭淚,躑躅展場;滿臉歲月刻劃皺紋的老漢,比手畫腳向兒女表演趕牛的技術……,自己表現的不正是要獲得這些買不起畫作的人認同共鳴嗎?何必去計較自命清高、不知米菜來處的藝評家的認定,甚至是達官貴人的讚許。

七十年代,當時環境藝術不容許有台灣意識,只能以隱喻式、啟發式去表現屬於台灣獨特的精神,台灣本土意識被喚醒,由於喜歡描繪農村題材因時際會被列入 台灣繪畫界代表畫家。

台灣目前兩黨惡鬥,農工被利用做為政黨逐利的工具,真是感慨!更希望自己為台灣努力的最後一分餘力不要也被利用,慎之!慎之!

 

2005年歲末為文於青藤小書屋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06群牛戲水(台灣精神系列之五)

牛只知辛勤工作不問收穫,默默地奉獻犧牲,是台灣精神的最佳寫照。牛終其一生無日不在勞動,承受無比的重擔,農家為感念其辛勞,都視為家裡一分子,且許多農家家訓終生不食牛肉,而在辛苦工作後到溪流中戲水是牛最喜歡的時刻。驅趕牛隻戲水食草的工作便成為農家孩童放學回家後的工作 ,牧童在這時候可以抓泥鰍、拾河蜆、玩遊戲嬉鬧,甚至與牛相互嬉戲,打成一片。

構圖採點的構成,每個點的位置依黃金比例計算。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臺灣是藝術家的墳場,從事藝術創作是條不歸路,要有守貧的準備。臺灣沒有讓藝術家生存的環境,藝術創作只能當興趣,不能當職業。

藝術的真諦在色彩中求生命的深度與厚度,藝術的過程在技法中求藏巧守拙鋒芒不露,藝術的生命在創作中求真善美與返璞歸真。

每個人頭上各有一片天,各有自己的世界;每個人各有不同的人生,各有自己的道路;每個人經歷不同,各有許多說不完的故事。從自己累積的生活經驗中去尋找靈感,這便是創作之源。

生命在決心死去的一刻點燃,藝術家的事業,是在閉上眼睛之後才開始的,走入歷史後得到的聲名,才是真正的榮耀。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