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感言(三)

2008年有感

2008年,對我而言,是頗有感觸, 是豐富精彩的一年。

為畢業四十餘年的小學母校編輯專刊、米勒的「拾穗」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臺灣水彩100年特展,這三件事情給了我極大的感觸與深思。

壹、為畢業四十餘年的小學母校編輯專刊

大元山林場、翠峰湖往昔的人文事跡

充滿愛心的森林小學─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小

雲的故鄉《大元國小專刊》刊載文章

大元返鄉尋根《深山裡的同學會》刊載文章

我的小學母校─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民學校,位在窮鄉僻壤、非常偏遠的深山裡,是當年從事林業的員工子女就讀的學校,民國六十三年大元山林木砍伐結束裁撤後廢校, 至今近四十年,想要編輯一本專刊是何等困難。

要達成這幾乎不可能的任務,非有相當的毅力去努力不可,到底值不值得做,怎麼去做,始終無法突破,經過月餘的冷靜思慮,靈機一動,突然覺得不妨架設Blog部落格,一方面可以達到傳播訊息的效果,一方面可以達到破除校友的疑慮,想不到效率奇佳,校友熱烈響應,圖片源源不絕湧現。由此可見與我同樣熱愛母校的校友實在很多,感情未曾隨著歲月減滅,大家都想玉成此事,感動之餘,工作的熱忱絲毫不敢稍減。

大元國小真的是與眾不同。

幾乎每個人都會認為,童年是最美好,也是最值得回憶的一段時光。但大元國小同學的童年,更是獨特,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是苦!是樂!是悲!是喜!是那麼深刻地烙印在心底;生長在如此環境,是幸抑或不幸!

早期台灣的學生都曾打赤腳,踏著泥巴、鵝卵石上學,但我們卻是踩著利如刀刃的頁岩、攝氏零度以下的寒冰冷雪;別人都有父母的胸膛可以依靠,慈愛溫暖的雙手愛撫,熱騰騰的與家人一起吃飯,但我們在六、七歲稚齡兒童就得離開父母懷抱,面對自我照顧的宿舍生活;別人都可以步行或騎腳踏車每天回家與親人團聚,我們卻必須住學校宿舍,回家的路途那麼遙遠,搭的是危險至極運材用的蹦蹦車與流籠,又得翻山越嶺步行好遠的路才能回到溫暖的家,父母的懷抱,這就是大元國小的學生與眾不同的地方。

有許多校友都有同樣問題:為什麼我有這個念頭去整理這些資料與記憶。其實,讓我有這股動力,最主要還是當年大元國民學校的李有權校長,當知道李校長還很健康並且每天勤於動筆繪畫的訊息,便迫切想讓她老人家知道,當年承蒙她呵護照顧的這群貧困孩童從未忘記她的恩情,也希望她身邊有一本校友對她的思念感恩。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宜蘭縣大同鄉大元國民學校專刊封面

出版專刊讓世人知道在大元山裡發生的種種事蹟是最佳的方式,也可以讓民國30至60年代台灣林業開發及林業子弟就學情況能夠揭曉,不至於在台灣歷史只有空白,沒有任何記錄。

總覺得人生何必在滾滾紅塵裡陷於名利迷茫,靠自己的能力,靠自己的經驗,做件有意義的傻事也不錯。這本書的順利出版,正是我感覺值得做的抉擇。

八月三日,大元國小專刊如期出版,畢業校友群聚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3段30號福華文教會館十四樓為李有權校長88歲生日祝壽,氣氛熱絡,譜下完美句點。

貳、米勒的「拾穗」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

譽為西方藝術標竿的法國十九世紀巴比松畫派代表畫家米勒,他的成名作「晚禱」和「拾穗」,在五月三十一日至九月七日在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

其實讓我感觸良深的是參觀人數近達60萬人次,參觀者必須排隊2至3小時才能進入,人群圍繞植物園荷花池數圈。

參觀人數如此多,可見得在台灣人身軀裡流著祖先曾是農民的血液,這份情感是無法永埋的,在適當時機便會迸發流露。

看完展覽心中噓唏感歎,三十年前臺灣處處可見的農村景致,感人的畫面尤勝「拾穗」,對土地付出的愛心關注,豈是畫筆所能表達 。

臺灣農村那份質樸純潔的心靈至今保留的竟是那麼匱乏,臺灣鄉土連影像取得及資料記錄都那般困難缺乏,台灣土地或許再也沒有人能聞到祂的芬芳,孕育的所有一切再也沒有人能嘗到祂的甘甜,什麼時候才能出現如米勒的巨匠喚醒 人們對這土地的愛心。

這或許是我執著於農村鄉土為題材的原因。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07 豐收 193.9*130.3cm Bountiful Harvest

參、臺灣水彩100年特展

「台灣水彩100年」特展於2008/09/26~2008/10/26在國立歷史博物館二樓201展廳 203展廳展出,在展覽會場、媒體的文宣及出版刊物的論文上數次提到 本人在台灣水彩的定位及貢獻:

臺灣水彩的發展,在文獻與論文裡, 時常要提到我的名字,這實在是受寵若驚。

回想大學時期,當時學子畫水彩常在畫面上塗改描摹,不但失去水彩明快生動的特質,更造成畫面晦澀,整體程度而言是相當低落的。自己覺得臺灣水彩怎麼畫得跟歐美風格不一樣, 納悶之餘,透過長輩或友人從國外買回許多畫冊當做學習參考,因此在師大求學期間,就對美國水彩畫家的技巧均有極深入的研究,與塗改描摹過度而顯得色澤混濁的水彩技法差別極大。

大學時期,紐約新寫實主義風潮影響國內,美國魏斯(Andrew Wyeth)懷鄉寫實主義也適時引進臺灣,我當然深受影響,甚至於被稱是影響最深的畫家。魏斯懷鄉寫實主義對我的影響是構圖取景與技法, 不過骨子裡的感情與思維仍是純臺灣的。

「無心插柳, 柳成蔭。」,想不到能夠成為臺灣水彩發展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實是時勢造英雄的最佳寫照。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84 耕後 參加台灣水彩100年作品 76X56CM

在廣闊的嘉南平原,一望無際的農地,勤奮的水牛在拉犁耕耘後休憩的情景。早期的台灣鄉村農業社會,水牛是主要象徵,水牛被視為家庭的成員受到尊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89 花下 參加台灣水彩100年作品 76X56CM

在嘉南地區靠近山區的農家後院,家家戶戶都種植羊蹄甲,不僅顏色鮮艷,花期又長,家禽喜歡在花蔭下休憩,構成極美的畫面。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將藝術創作鐫入骨髓刻進生命之中,將繪畫視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月落日出赫赫光輝耀照天地氤氳靈氣,胸懷高山大川之魄巍巍巨嶽自顯崢嶸。

冷冽寒風呼嘯明澈天空晴亮雪嶺雲海滔湧陽光輝映;我欲縱馬馳騁我將展翅翱翔我追逐疾風並擁抱藍天。隱密森林呢喃巖峻巉岩聳矗廣袤湖潭深邃雲霧輕飄我曾聆聽傳說我正緊握美夢我吟嚎長歌與蒼鷹齊飛。

一日之求 毀譽不計 心安理得 安然入眠,一生所願 遨遊天地 了無虧欠 無忝所生。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