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從靜物著手 ◆ 再描繪人物及動物 ◆ 最後彩筆揮灑大山大水

──藝術家陳東元的創作歷程──

由於出生於貧寒家庭,自小便以“一步一腳印”自我惕勵,凡事都按既定的目標緩步前進,不求近功近利,只求盡心盡力,由於沒有任何背景關係可以憑恃,必須靠己力突破困局,在從事繪畫創作的藝術家裡算是比較理性,深怕一失足便成無法挽救的困局。

我看似柔弱 ,像是好好先生,實際卻深具鐵石般的意志;外表冰涼冷漠,內心卻有股熾熱的烈火, 無論愛與恨都比常人強烈,有時更六親不認;像是容易妥協欺騙的個性,實際卻有面對逆境掙脫枷鎖的勇氣,不肯輕言失敗。或許索求不高,守柔不爭,所以行事順遂,少有橫逆。

小時磨難養成獨立的個性驅使著,不肯跟現實妥協

靜物不是一般擺在桌面的傳統方式,而是畫出物體的質與量都能達到幾可亂真的程度,藉以訓練觀察力與描寫力,進而延伸至其他創作領域 ,努力的耕耘,收穫必然豐碩,在師範大學美術系系展多次獲得第一名,1975 年貨(大三)、1976 獲(大四)是代表作品,這些空前記錄目前仍未被學弟學妹突破。年貨的發表時間更被認定為“台灣黃金水彩時期”的起始點。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75 年貨 76X56CM

1975年榮獲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系展第一名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76 獲 87.3X56CM

1976年榮獲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系展第一名

萬萬沒有想到,僅僅是學生習作竟然能深遠影響台灣水彩的走向,從此台灣水彩有了180度轉變,從感性寫意轉變為理性刻劃,無論構圖取景甚至技法都有翻然異於以往的做法,描繪對象不再是輕描淡寫而是多層次 的色彩重疊,必須花許多功夫始能達到。

精細描繪的水彩作品獲得持續不斷的讚譽掌聲,更獲得多次美展首獎,知道努力有了代價,再次冷靜思考該是走向描繪人物及動物的階段,於是在大四時悄然做了改變,挾著得獎餘威,描繪動物的作品獲得全國美展首獎。

人是萬物之靈,主宰世界,描繪人物是當然無法逃避 的,但描繪動物該選擇從那一種動物著手,於是想起小時在家裡或在小學時飼養的家禽,而後更聯想到與台灣命運非常類似的“牛”。

牛的命運讓人感嘆,勤奮不倦,踏踏實實,勤於耕耘而不問收穫,取之於人類少,貢獻於人類多,但最終的命運絕大多數卻是送往屠宰場。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84 耕後小憩 A Break After Plowing 76*56cm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81 牧牛老翁 Old Farmer and his Water Buffalos 111*91cm

台灣像牛一般只能默默耕耘卻無法享受、面對無情剝削只能無言承受、面對未來只能任人擺佈,台灣是個苦難的地方與“牛”的命運 實在太相似。

自己也喜歡牛的憨與直,問耕耘,不問收穫,一步一腳印,踏踏實實地一筆接著一筆,描繪出心中美好的畫面,不受現實俗媚的蠱惑,將生命築道於藝術的苦行逐夢上。

毫不猶豫去描繪深埋在心靈的鄉土情,喚起多少人開始關注臺灣這塊土地,把握台灣農業轉型最後時刻,描繪傳統農村深刻景致,將農家勤奮耕耘和質樸善良的人性表現得淋漓盡致,贏得許多讚賞,自己也肯定當初決定。

描繪人物及動物的另外條件取決於善良與否,生長在貧苦艱困的環境,特別能夠感受“愛”的蘊涵,有“愛”的滋潤方得以茁壯長大,因此作品中更處處可以看到對大地以及人與人、人與家庭、甚至與週遭之間的“愛”。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豐收 Bountiful Harvest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群牛戲水 Herd of Water Buffalo in the Water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牢牢記在心頭,得意時更別忘失意跌跤的淒涼,持續不斷的讚譽掌聲已經麻木,當時經常在想,掌聲或讚譽是肯定藝術家嗎?賣畫的成績是對作品的認同嗎?為讓掌聲讚美聲遠離耳際,讓收藏家遠避,用油畫禪靜系列作品掏空自己。

這種選擇與決定,藝術界的朋友都覺得以我在台灣水彩界的地位及影響力,如此決定非常可惜,但我總認為如果藝術家老是在掌聲圍繞的環境裡創作,老是在畫作銷售量去衡量藝術家的價值地位,未免太膚淺不長進,能夠大破大立,能夠拿起放下,才可以悠遊在隨意隨心的氛圍裡,才能夠自由自在翱翔在藝術的長空中。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油畫禪靜系列作品《一葦 One Leaf》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油畫禪靜系列作品《靜謐 Tranquility》

1991年第一次接觸大陸新疆,便被這一望無際的天地,豪邁的人情所震懾。

或許禪靜階段的靈思已將內心世界掏空,創作雄偉遼闊一系列的作品深深感覺得心應手,毫無滯礙,也深得許多藝術家同好讚嘆。

「世界上最寬闊的是海洋,比海洋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心靈。」要畫出比常人更寬闊的畫面,除視野要寬闊外,心靈思想更需要寬闊。

小時生長在山區,對山有份特數的情感,體驗“山”,認識“山”,現今繪製“山”,試圖呈現“山”的“靜”“山”的“不動沉穩”,對“山”的瞭解比常人更能入木三分,是真正內心深處的感受。

面對“山”,覺得自己是那般渺小。在踏遍了大山大水的國度之後,才驚覺人類肉身的脆弱與渺小,因此謙卑!也在歷經窮山惡水的考驗之後,才察覺生命的無常與可敬,因此內斂!更有一種懾服於當下的卑微,怎能不嚴謹以對,怎能不虛心求道。

要畫出大山大水的氣勢,中國水墨畫表現大山大水的氣勢有多種方式:

一、巨碑式構圖法

由於小時在深山峻嶺裡長大,對山有份特殊的感情,北宋山水畫有許多可以師法,范寬《谿山行旅圖》、郭熙《早春圖》、李唐《 萬壑松風圖》這三幅中國水墨山水畫,布局雄偉、簡單,肅穆、不炫耀雕蟲小技,《谿山行旅圖》雄偉大度,《早春圖》從容靈秀,《萬壑松風圖》剛猛嚴實,尤其氣勢磅薄更讓我震撼。

這三幅山水畫以水墨傳統筆法能營造如此氣勢,若以油畫的顏色、明暗、筆觸、肌理應該可以表現出更強烈的感覺,經過幾年的努力,終於有些成績。

油畫作品《金嶺輝日─帕米爾高原轉移牧場》是其中佳構。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范寬《谿山行旅圖》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油畫作品   金嶺輝日─ 帕米爾高原轉移牧場 193.9X130.3CM

二、S(或稱閃電式)構圖法

以沈周(明 西元1427—1509年) 廬山高圖為例,畫中山石林木渾樸雄健,幾無空處,而畫懸泉百丈直瀉沖下,澗水輕柔,雲光山色極為精采,故覺實中有虛。

油畫作品《大霸尖山雪景 Mt. Ta-pa-chien Snowscape》,大霸尖山雄偉挺立於群峰,高高在上的主峰高不可攀,大霸尖山是台灣雪山山脈最具個性的山峰,山勢雄偉磅礡,為全國長相最奇特的山峰,在台灣山岳裡最足以表現 剛正不阿的個性。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沈周(明) 廬山高圖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05 大霸尖山雪景 Mt. Ta-pa-chien Snowscape 193.9*130.3cm

 

“長空不礙白雲飛”是此生最大的志趣,從往昔年少輕狂至現在兩鬢斑白,早將繪畫視為自得其樂,將名與利視為雲淡風輕。如今感覺身邊週遭似乎沒有缺少什麼,心志不再被牽絆,所有創作都是為自己而畫,只想做自己認為值得做的事。所繪都是往日以生命、血汗換來的創作靈感,絕不是為了想出頭爭虛名或博得掌聲讚譽,甚至賣好價錢而畫。

  從藝術家的修為風範能夠得到「醍醐灌頂」的智慧灌輸,使人澈底醒悟或令人感到清爽舒暢方是對藝術家的肯定,從作品蘊含的內涵能夠得到啟示的妙義方是對作品的認同。

生命的過程,從懵懂輕狂至現今守柔不爭,最大的獲益是體會「虛」的妙處。

透過作品讓後世能夠倘佯在無限寬廣「虛」的世界,可以讓人優游其內感受無窮的韻味,這“虛”讓人千萬年之後還可以如波濤般讚美討論。

畫面裡適度的“虛”可以使欣賞者有思考的餘暇,可以讓視覺稍事休息,可以讓心胸更寬廣,可以讓氣迴盪徊繞,可以讓心更隨意。

名與利對我而言是負擔絕非善果,能夠隨心創作自由自在遨翔,活在這世間已經很知足。

「海闊憑魚躍,天空任鳥飛。」,多逍遙!曾任國立台北大學副校長的司仲敖教授的評語是“一拂清風一袖雲,傲骨如君世已奇”, 朋友們認為如何?《敬請瀏覽 一拂清風一袖雲,傲骨如君世已奇—觀賞東元畫有感 相關內容

夫復何求!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將藝術創作鐫入骨髓刻進生命之中,將繪畫視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月落日出赫赫光輝耀照天地氤氳靈氣,胸懷高山大川之魄巍巍巨嶽自顯崢嶸。

冷冽寒風呼嘯明澈天空晴亮雪嶺雲海滔湧陽光輝映;我欲縱馬馳騁我將展翅翱翔我追逐疾風並擁抱藍天。隱密森林呢喃巖峻巉岩聳矗廣袤湖潭深邃雲霧輕飄我曾聆聽傳說我正緊握美夢我吟嚎長歌與蒼鷹齊飛。

一日之求 毀譽不計 心安理得 安然入眠,一生所願 遨遊天地 了無虧欠 無忝所生。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