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真的情境 至善的心境 至美的意境

曾經在台灣的角落,是個窮鄉僻壤、人跡罕至的地方,那裡是個終年雲霧繚繞的崇山峻嶺,當時住著一群散居在各個山頭的林場伐木工人、集材工人及其眷屬。

山區工作的低層林場員工及其眷屬貧困狀況讓人無法想像,這群工人及其眷屬離群索居無人瞭解關心,只有聽天由命、自生自滅。

不管生活條件如何不如意,住在山上的林場員工,彼此間的感情仍親密如一家人,相互照顧、彼此信任,真可謂「夜不閉戶,路不拾遺」。

這個地方不僅人性善良,風景更美得讓人讚嘆,是以清麗脫俗的翡翠珍珠面貌讓人驚豔的宜蘭縣翠峰湖山區。

翠峰湖風光明媚、氣象萬千,每當雲霧在湖面翻滾飄渺時就像如詩如夢般的幻境,總是讓人迷戀留連。翠峰湖有“薄霧中的少女”之稱,是台灣最大的高山湖泊,也是筆者童年生長嬉戲的地方。

翠峰湖的湖光山色,吸引無數遊客佇足徘徊,終年雲霧繚繞造成視線誤差模糊時常釀成不少登山客及山林調查人員迷路遇難。

每當遇難者敲門求援時,山區的善良人總是敞開胸襟,熱情地伸出援手。

這群山區的善良人在遇難者離去時絕不會收取任何饋贈謝金,反而給予滿滿的祝福。

筆者生長在如此真、如此善、如此美的環境裡,為人行事也都以此為標的,雖然自己能力不足,經濟更是寅食卯糧,但總會在許可範圍之內盡量協助他人,在繪畫方面更希望別人能夠畫得比自己好,會將所知盡情傳授朋友,鼓勵朋友,或許這樣才會被公認是台灣水彩黃金時期的啟動領頭者。

由於自幼生長在貧苦的環境,父母的微薄收入無法提供求學所需,因此辛勤耕耘之後的甜美收穫,美滿和諧的追求,善良純樸的人性,便是小時追求的目標,在藝術理念與創作方面,更秉持此一態度,寧可去描繪農夫農婦的辛勤耕作,效法“牛”的默默奉獻精神,刻劃家禽家畜的生態。

按文字進入瞭解 牧牛老翁的繪製過程及作品賞析說明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81   水彩作品  111X91CM 牧牛老農

與眾不同的生長環境,體認自然也和一般人 極大差異,人人都會前往旅遊勝地,筆者卻喜歡去窮鄉僻壤的地域,深深知道只有在現代科技尚未進入才有潔淨無比的空氣水土,遠離文明喧囂不曾名利污染的天涯海角才有良善見底的人性,如此時空景致與人性絕對是至真至善至美的「人間淨土」。

海峽兩岸開放可以直接往來,有幸能夠徜徉豪邁遼闊的新疆大地,剛接觸便被這一望無際的天地,豪邁的人情所震懾住,覺得一景一物都是絕佳的畫面,新疆的遊牧民族毫無修飾的豪情,只要露出微笑、伸出雙手,不需介紹便能成為朋友,人與人之間根本沒有距離,內心的良善不需要教育、宗教感化,是天成

豪邁熱情的新疆遊牧民族一如當年山區的善良工人,自尊心甚重, 絕不會收受任何饋贈,若接受熱情款待後想以金錢回報,就會被認為是對主人的污辱,反而傷了和氣,他們重視的是友誼而非金錢。

這種在艱苦環境裡表現出的善良人性,彷彿是小時的景象童年的感受周遭氛圍感覺既親切又熟悉,繪製時湧出美好的憧憬,深埋在深處的感動萌發,自此一直想畫下這美麗大地與無邪無垢人心構成的「人間淨土」境界

遊牧民族如此良善見底的人性,的確讓人感動,撼動著筆者心靈,隱隱約約呼喚著提筆的衝動,其所居住的環境更是美得讓人心醉,與自然的和諧相處見證了“天人合一”的崇高理想。   

壯麗潔淨的大地孕育善良純樸的人性,在未有曾污染的新疆大地,潔淨的空氣可以讓視力達50公里以外,數千公尺的高空白雲彷彿在眼前,伸手便可抓住放入口中;在碧如海,花如霞的草原上,蜂來蝶去,綻蕊舒芳,雪白的羊群在蠕動,微風攪動金草,翻起陣陣的漣漪。在潔淨無比的湖泊裡,恬靜地輕盪著微波,溫存地拂動著花浪,清澈得能映照天上飛霞及頂頂雪峰的身影。在花草瀰谷的森林中,勁風捲起的林濤聲,時而像金戈鐵馬的塵戰,時而如蕭笙笛的合鳴,時而像一瀉千里的巨川怒吼,時而如纏綿悅耳的燕語鶯聲。在沉寂無垠的沙海裡,一派輝煌的金紅,涼風款款地吹拂著紅柳,在光芒收蓄的日落及灰藍無盡的蒼穹下,彷彿隱約可聞在遠處的陣陣駝鈴。 這樣的美景值得讚嘆!值得繪製!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04金嶺輝日 193.9*130.3cm A Golden Peak Shining in the Sun

“山”是油畫創作的原動力,守柔不爭是創作的理念。

油畫創作的原動力 除先前在諸多文章提及「人間淨土」的理念,「人間淨土」的境界包含美麗的大地及無邪無垢的人心,最重要是勾起童年時期對“山”深植的深層感受。

表現磅薄雄偉的山勢,除優於常人的親身體驗,更必須面對“山”,瞭解“山”,接觸“山”。

台灣文學界巨擘張騰蛟先生言道:

山是一部豐厚的捲冊,怎樣讀也讀不完它,讀了巉岩再讀山林,還有那些挺聳的峰呢? 還有那些深幽的谷呢?

遠遠的讀其蒼茫,近近的讀其清幽;粗讀其豪放,細讀其深沉。讀青,讀綠,讀和諧,讀靜謐。

面對“山”,覺得自己是那般渺小,在踏遍了大山大水的國度之後,才驚覺人類肉身的脆弱與渺小,怎能不嚴謹以對!也在歷經窮山惡水的考驗之後,才察覺生命的無常與可敬,因此內斂。

瞭解“山”,山是至剛的,是不動的,想瞭解必須有至柔且流動的心態,守柔曰強。

只要山勢磅薄雄偉勝於童年山區,只要景物美於翠峰湖,人性善良如山裡居民,都會奮不顧身前往體驗,毫不猶豫繪製成畫。

名與利對我而言是負擔絕非善果,能夠隨心創作自由自在遨翔,活在這世間已經很知足。

作品是藝術家的生命,畫在心中,畫為“情”繪,圖為“心”繪,創作者如果動了真心真情,作品必定感動人心。

藝術家的筆需耕“心”,耘出“心田”才有穗實纍纍,惟有“心路”始得由之,惟有“心舟”方能登臨彼岸。

至真的情境、至善的心境、至美的意境,這是畢生追求的終極目標,或許這是“畫境”或許是“化境”,已非“實境”;更或許是曲高和寡,或許是睥睨長嘯,但更有可能是孤芳自賞 。

名與利是空象是假象,只是過眼雲煙,爭取徒增煩惱,得到是負擔,以「無爭」、「無求」的態度去達到生活單純,滌盡塵垢雜念,沉溺在「不食人間煙火」的心靈世界,遨遊在桃花源的藝術文化氛圍裡。

 

2011/1/6 (週四) 為文於青藤小書屋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將藝術創作鐫入骨髓刻進生命之中,將繪畫視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月落日出赫赫光輝耀照天地氤氳靈氣,胸懷高山大川之魄巍巍巨嶽自顯崢嶸。

冷冽寒風呼嘯明澈天空晴亮雪嶺雲海滔湧陽光輝映;我欲縱馬馳騁我將展翅翱翔我追逐疾風並擁抱藍天。隱密森林呢喃巖峻巉岩聳矗廣袤湖潭深邃雲霧輕飄我曾聆聽傳說我正緊握美夢我吟嚎長歌與蒼鷹齊飛。

一日之求 毀譽不計 心安理得 安然入眠,一生所願 遨遊天地 了無虧欠 無忝所生。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