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永遠是弱者,是待宰的羔羊,誰甩!

繪畫的人間道,曾涉入,享盡讚譽,也得意不算短的風光日子,生長在極度貧困的環境,如此境遇有幾多。終究選擇淡出藝壇,浮雲清幽,自在悠然,正是這般抉擇,身邊多了好些沒有利害關係的好友,使得眼界高遠,視野遼闊,所思已不侷限藝術的狹窄範疇。

每個從事繪畫的從小便被父母、老師甚至自己都認為將來必定是天縱英才的藝術家,人人都想要做大師,但是一個畫家在這個社會上確實很難挣扎成長,所以我從不輕易鼓勵年輕人走藝術道路,因為對許多人來說很有可能就是一條人生不歸之路,命運將會很淒慘坎坷。

百感交集,時地環境造化,奈何如此,只能將經歷心得訴之文字,讓年輕後進做為殷鑑,不要覆轍循環重蹈。

※ 台灣繪畫市場是灘死水,畫家永遠是待宰的弱者!

藝術家的通病,視野囿限在狹窄範圍,自我感覺良好,在自我的世界孤芳自賞,不去碰觸更寬廣的世界,參加藝術團體都是少數人彼此叫好喊爽。

藝術團體的功能,發揮有限。

在大學,看到的都是教授間的鉤心鬥角,廝殺的慘烈情況如嗜血般露骨,離心離德,哪有餘力凝聚共識形成力量。

不發聲的藝術團體永遠是弱者,註定被埋沒被遺棄。

美術系的學生,找工作不易,研究所何嘗不是。

想當個藝術家,非常簡單,想畫寫實就用照相機隨便拍個影像再用投影機描稿然後依照相片的色彩明暗去填色,不會畫圖就耍嘴皮,管他藝術強調的「形而上」精神領域,藝術家沒有堅實的實力,何談競爭,何談讓人重視。

台灣每年美術系畢業的學生不下千人,有信心舉辦個展可謂鳳毛麟角,這少數人又有九成生平只舉辦一次個展,因為收藏畫作的幾乎都是憑關係背景捧場的親朋好友,能夠有勇氣舉辦第二次個展的才可以稱為“畫家”。

從事純繪畫創作在目前台灣社會只能以「窮途末路」來概括形容。

台灣藝術環境流通闕如宛如一灘死水,一旦淌陷其中不易翻身,想舒坦喘口氣都不容易,想安家立命想無後顧之憂,豈不難上加難。

文創是財團剝削的代名詞

當今世界上只有一種產業可以一本萬利,甚至可以獲利數億倍,而且還不會造成水土空氣污染,這就是文化產業。

在台灣,「文創」已經被污名,是財團企業剝削藝術家、設計家的代名詞。

財團企業總是將計畫樂觀高估,形容文創像是前途無可限量的經濟產業,藉機向銀行需索更多低息融資貸款,等到發現沒有市場沒有經濟效益,只能回頭剝削藝術家、設計家˙

文化藝術工作者反成為被利用的工具,政府坐視淪為口號,漠視真正需要協助的文化人士,任其自生自滅,終其一生的努力縱然貢獻社會良多,名聞遐邇,仍舊可能窮苦潦倒。

在台灣,文創不缺工作地方,缺的是眼光,缺的是市場,尤其是世界市場。

眼光不夠長遠,文創產品連國內都無法拓展,遑談向國際推銷。

文明先進國家是創造新的文化、新的思維,注重競爭,眼光是整個世界市場,那像台灣閉門造車,自己感覺良好。

想當個梵谷,別傻了!在台灣不會有機會!

梵谷的畫作受到重視,國際藝術市場拍賣價格動輒數億美元成交。

大家想著當梵谷,想得很美,冷靜思考之後,我們都沒有梵谷的環境與造化。

梵谷,所處的年代是工業革命時期。

梵谷的家庭是新興的中產階級,雖然不是富豪,但經濟條件甚佳。1861年梵谷開始受教育,學習語言包括法語、德語及英語表現不錯,經歷了短暫的教職生涯後,他成為傳教士。

當時環境能夠接受教育,家庭環境都很優渥。

27歲時,梵谷才開始了他的畫家生涯。當時環境,經濟能力都很不錯才能夠以繪畫為生,印象派畫家裏很多是貴族或富豪。

梵谷後來瘋於創作,生計無著,但始終有弟弟在支撐並給予精神鼓勵。

梵谷與弟弟西奧過世後,弟媳喬安娜開始有系統整理畫作,將藝術奇才推上世界舞台。

以上三則, 是大家無法和梵谷比擬的,如果生長環境比梵谷優渥,家裡有個親人終身提供生活所需,還要有辛苦付出的親人整理並籌辦展出畫作,才去思考當個梵谷吧!不然,自己找死!

台灣,根本不重視藝術文化。

沒有良心的政商,哪一個不希望台灣趕快消失,台灣擁有第二國籍是常態更是世界奇觀,遇到緊急情勢紛紛拿著美國身份證或綠卡以美國公民或美國僑民捲款攜家帶眷奔赴國外。

台灣消失,可以讓得權的政客稍減貪污的罪愆,讓荼毒腐敗遺臭萬年的事蹟逃脫被歷史記載檢驗。

台灣消失,可以讓得勢的財團企業家逃過債權,向銀行鉅額融資貸款的資金不必攤還,何樂不為。

沒有良心的政客只知有權可掌,沒有良知的財團企業只知有利可圖,誰在乎台灣,只有無權無勢被蠱惑受騙的善良平民。

想讓臺灣當局重視藝術家,下輩子吧!記得千萬不要投胎到台灣。

台灣繪畫市場是灘死水,無法流動,交易貧乏,加以每年美術相關科系畢業多達數千,個個想出頭只能低聲下氣受盡欺凌,畫家永遠是待宰的弱者!

台灣畫廊的經營都不切實際,沒有長遠眼光及規劃,資金有限,只知營利收入剝削藝術家,經紀制度空茫,藝術評論不具權威,法令不夠周延,收藏家欠缺,作品增值有限,操作空間狹窄,再再顯示純粹創作的藝術家必須面對無法生存的窘境。

說得現實些,有本事想賣畫過生活,千萬不要透過畫廊,自己賣是唯一方法,但得有心理準備,要隨時出版畫冊給收藏家翻閱挑選作品,準備畫作拿去巴結討好權貴,生活必須要安排時間周旋收藏家和企業家,還得有伶牙利齒的本領去說服收藏者並推銷自己。

不想犧牲,沒有巧舌如簧的本事,那就乖乖找個工作安身立命。

※ 不虞匱乏才是安身立命之道

將藝術創作鐫入骨髓,刻進生命之中,將繪畫視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美麗「心」世界,畫見識過最美的風景,畫體認過最善良的人性,馳騁在無限寬廣的心靈世界。

這是堅持,但前提是有個足以安家生活的教師職務,雖不富裕卻足以不虞匱乏的過日子。

不展覽,不賣畫,只求自由自在。

不會因「貪」,去求得畫廊青睞 ,賤賣心血。

不會因「傻」,去租用每日需花萬元以上的場地,只有藝術界朋友彼此自己喊爽叫好,還平白招惹吃味者有詆毀污蔑的機會。

不會因「笨」,去出版需花數10萬元的畫冊,只能讓少數千人翻閱而已。

雲端網路世界,無遠弗屆,費用極低,有網頁製作能力的不會笨到想去出畫冊或開展覽。

網路世界寂靜,聽不到掌聲讚美聲,也得不到迴響。

但靜謐的世界,可以隨心發表作品與論述文章,並不寂寞,很充實。

自己架設專屬網站 http://www.taiwanartist.tw/ ,網路暢行之後,在我的餘生,不會有展覽與售畫的計畫。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將藝術創作鐫入骨髓刻進生命之中,將繪畫視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月落日出赫赫光輝耀照天地氤氳靈氣,胸懷高山大川之魄巍巍巨嶽自顯崢嶸。

冷冽寒風呼嘯明澈天空晴亮雪嶺雲海滔湧陽光輝映;我欲縱馬馳騁我將展翅翱翔我追逐疾風並擁抱藍天。隱密森林呢喃巖峻巉岩聳矗廣袤湖潭深邃雲霧輕飄我曾聆聽傳說我正緊握美夢我吟嚎長歌與蒼鷹齊飛。

一日之求 毀譽不計 心安理得 安然入眠,一生所願 遨遊天地 了無虧欠 無忝所生。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