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世界‧感恩的心

2012年6月30日台灣創價學會台北錦州藝文中心展覽開幕致詞

陳副理事長 各位貴賓 大家好:

今年我正好六十歲,人生一甲子,藉創價學會展覽的機會將幾十年的創作整理展出。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觀世音菩薩在世的李有權校長:人生不要迷惑金錢,它可以讓你贏得一切,也可以使你失去一切,留下的應是世人的尊敬與風範。

父親是林場低層員工,工作地點約海拔2000公尺的翠峰湖山區,到平地羅東需4-6小時。民國四十、五十年代,森林是台灣最大的天然資源,林業是國內經濟營利最多最豐厚的時期。林務局及所屬蘭陽林區管理處辦公人員與木材商人夜夜笙歌,花天酒地,往往一擲千金,但林場低層卻貧窮得苦不堪言,賣兒鬻女在週遭經常發生,況且伐木是非常危險的工作,「礦工是埋而未死;伐木工是死而未埋」林務局及所屬蘭陽林區管理處從未在工作地點提供一滴藥水、一吋紗布,萬一受傷只能自己撕下沾滿泥垢髒兮兮的褲管充當硼帶紗布止血包紥,且山區工作地點距離平地醫療處所甚遠,往往需四小時以上的時間才能獲得急救,一旦不小心受傷只有聽天由命,十之八、九會死亡。

今天來賓裡有一群大元國小的同學,我們擁有共同的記憶,這些記憶是與眾不同的生活環境,也有外人無法理解的童年故事。

我們居住的家距離學校一整天的路程,百分之八、九十的學生從小學一年級就住在學校宿舍,六、七歲的娃娃,年齡那麼幼小就必須獨力照顧自己,自小就養成獨立的個性,思念父母時只能用全部力氣聲嘶力竭望著遠山,用淒厲無比的吼叫聲喊著,爸!媽!學長照顧學弟,學姐照顧學妹,朝夕相處相互照顧培養出來的濃郁感情濃密,認識的同學可達12年之久,同學師生之情都是難以割捨。

由於操場太小,從來不知何為籃球、足球,我們幾乎沒有體育課,大都用來挑大糞施肥種植蔬菜,也畜養一大群兔子及家禽,那是我們的食物。

我們沒有玩具,只能抓獨角仙、鍬形蟲、金龜子、天牛、.....,我們沒有糖果,只能吃又酸又澀的野生秋海棠、火炭母草(童年時我們稱甘蔗)、野草莓(學名懸鉤子、俗稱刺波),有時貪吃蜂蜜去摘蜂窩,被密蜂叮得滿頭疱。

我們必須天天扛著大石頭填補滑動塌陷的操場。

我們曾經因每餐無鹹味的三五片菜葉,食不下嚥,當學校從羅東買油渣拌佐著學生栽種的佛手瓜做餡包成大包子(大約是現在市面常見包子四倍大),久未聞到肉味嘗到油味的學生竟然可以吃10多個,直到肚子撐不下要吐出為止。

...................................................。

我們有太多太多讓人無法想像的共同話題。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中間是李有權校長。 照片背景可以看到教室許多玻璃已經破掉,但經費拮据 ,只能以報紙敷貼擋風禦寒 。《大元國小校友‧台北大學教授司仲敖提供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學校宿舍曾經有好多年沒有餐廳,只好在宿舍窗戶前搭建小木板為桌,吃飯時只能站立,在沒有任何照明設備下,只有透過窗戶微弱的陽光才能看見飯菜。窗戶上掛的是盥洗的毛巾,桌上鋁製的小碟子上只盛著幾片沒有油脂,沒有鹹味的青菜。《大元國小于家駿老師提供圖片》

來此參觀畫展的大元國小同學,思念校長,得知校長會出席今天這位曾經讓他最費心傷神學生的畫展開幕剪綵,都想藉此機會向她老人家見面問候。李有權校長至今仍是大元國小同學心中彷彿是救世主或觀世音菩薩之降臨,救苦救難,普降甘霖,沒有他老人家可能很多同學無法活命,尤其是我本人。

學生均為清寒辛勞的林工子弟,地方上之財源可想而知,在人力物力極度匱乏的情況下,如何推動工作實現理想,甚感茫然。

李有權校長是宜蘭縣第一位女校長。

畢竟教學資源及學童起碼的照顧不會從天降落,在隔絕的山區,想為學生多爭取些許福利必須四處遊說奔走,待首位正式師範生分發報到,立即委以教導主任重擔,自己時常到平地奔走,向有關政府單位及社會爭取贊助支援,四名子女的照顧則有力不從心的無奈。

為何母親老是把學生看得比她親生的子女重要?為何要把母愛跟其他孩子分享?

民國45年,為了減輕家長負擔,增加師生的饍食營養,增進師生的福利,校長奔走各方,爭取支援購置午餐設備而申請到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補助學生的營養午餐,麵粉、奶粉、長壽麥及食油等免費長期供應物資與自種之菜蔬相互搭配。大家親手自製包子、饅頭、麵條等,不但增進師生營養,午餐之多樣性,同時增進兒童的食慾,也增加師生互動的情感,更減輕了家長的負擔。

學生人數少,辦公經費欠缺,學生又貧寒,家長根本無法幫忙學校,萬事都得靠自己張羅奔走,只要探聽到有意願有善款協助貧寒的廠商,無不極力爭取,學校裡所有的用具,包括紙、筆,學生就不需要煩惱,美術用品也都由校長籌措。

為了改善住宿生的伙食,開墾荒地成菜圃,分組種菜比賽,也成了自然課認識青菜、美術課寫生、住校生部分蔬菜來源的多功能性菜圃,同時又養兎子、鴨子,成了住宿生的肉食來源之一。

學校最令人擔心的事,寄宿兒童人多,難免常有兒童生病,更須親情之撫慰,夜半更深,巡視宿舍遂成李有權校長每天例行的工作。手提電石燈巡視宿舍,深怕錯過生病孩子該服藥的時間。

最為棘手的是學童的夜間尿床,廁所位在寢室外20公尺的偏遠地方,路途漆黑無光,又有貓頭鷹鳴叫、野獸毒蛇出沒,上廁所就像在探險,許多學生害怕,時常尿床,李有權校長初到校時,一進門那股刺鼻的尿騷味,令人幾乎透不過氣來,繼而在如豆的電石燈下,朦朧發現幾處棉被隆起如饅頭般,翻開被來,赫然發現竟是翹臀弓身,凌尿而跪眠的模樣,令人憐惜與不忍苛責。

心疼學童小小的年紀出生在清苦的家庭,有時夜晚因害怕起身如廁而跪眠?於是向大同鄉公所爭取到棉被一百條,改善學生寒冬禦寒之需。

李有權校長的恩情,點滴在心頭,每位大元國小的學生永遠感激她,永遠記得她。

山區雖有一言難盡之心酸,固然有令人想像不到的困頓與辛苦,有錢無處買,有病求醫難,呼天不靈,喚地不應,如陷黑暗深淵,孤獨無援的不堪痛苦。但也有感人的欣慰,其他人得不到的溫馨與崇敬,尤其是師生胼手胝足一起渡過風雨艱險,憂戚與共的山居日子,同學們濃郁的師生之情,迄今歷久不減。

大元國小集體的學習生活及周遭的大自然環境,給了學生不少的學習機會,大家知道只有努力讀書才能離開貧窮,因此大元國小學童的學習成果並不比平地學童差,畢業的校友當中不乏 社會菁英,若以大元國小位在如此偏遠貧窮山區,設備及資源如此缺乏,設校僅15年,畢業學生不到200名,竟然培育出這麼多社會菁英,李有權校長子女四人目前也均成就非凡,如此輝煌的成績,實在令人刮目相看,可謂是奇蹟。

三位姐姐的恩情

這輩子最感激的是我的三位姐姐,她們秉性善良,事親至孝,更是自己的再生父母,即使是用一輩子去報答,都無法表達萬分之一的感激,如果此生有幸加諸於己身的讚美與成就,都願意與她們分享,甚至歸功予她們。

小時我的身體異常孱弱,不僅瘦小且皮膚黝黑,嚴重營養不良,活像隨時要斷命的病秧兒,林場的員工給取了個非常難聽的綽號─“黑鬼”,意思是見了這個孩子就像見到鬼似的。當時家境非常清寒,根本沒有錢去醫院檢查,不明的病因,時常不自覺地昏眩、嘔吐、發高燒。
小學入學,宿舍管理老師特別通融睡在姐姐身旁,就近照顧。

有時洗澡也跟姐姐一起。

自己是病秧兒,時常不知原因發高燒。宿舍管理老師得照顧離家的這群一百多位拉屎拉尿可憐幼童,無暇特別照顧我這位病童,於是重擔便落到姐姐身上,必須學會打針。

每餐是三位姐姐頭痛時間,伙食差,吃不下飯,必須哄我吃飯,營養不良,身體更是虛弱,10餘天偶而有豬肉、魚肉時,姐姐就把瘦肉、魚肉剔出讓我食用,只剩肥肉、魚骨頭留給自己用舌尖沾著些許肉味囫圇吞飯。

三位姐姐小學畢業之後便得在社會就業,將所得寄回家,貼補家用。

父親在高三時中風,無法繼續工作。按理身為長子必須負起家計,根本無法進大學就讀,但自己手無縛雞之力,身無半分技藝,如何撐起這片天,姐姐們毅然決定承擔所有家裡開銷以及我就讀師大的所有費用。

父親在大四未畢業前便往生,所有喪葬費用也由姐姐們分擔才得以安葬。

而由於小時住在山區,母親必須風雨無阻到山區爬陡坡峭壁砍芒草種樹苗以貼補家用,服完兵役接手侍奉母親。父母40多歲得子,此時母親已經老態龍鍾,全身病痛,臨終的幾年,因從前辛苦勞動帶來的隱痛逐一浮現,在病榻痛得無法成眠,坐也無法坐,還得面對截肢的命運,就這樣痛苦折磨了六年。微薄的薪俸無法支應龐大醫療開銷,當時只有不停地畫,不斷地開畫展,賣畫成績雖然都很亮眼,但依舊無法支付所有費用。不明究裡的藝壇上有些人士,可能心生嫉妒,不斷惡言詆毀攻擊,自己只能忍氣吞聲,那是我不為人知的痛。

母親過世時,醫院結帳,回家翻遍所有積蓄,身邊所餘根本無法為幼子購買奶粉充飢,只得又跟姐姐們周轉方能將母親安葬,這是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借錢的經驗。所以“這輩子不會跟人借錢,也不會借錢給人”的堅持,至今仍未改變。

母親過世後作畫態度也隨之轉變為“為自己而畫”,始終沒有展覽的計畫,更沒有賣畫的念頭,如此沉潛超過15年。

2003年7月18日,由於遺傳遺傳性心臟二尖瓣嚴重閉鎖不全,已經造成心臟擴大必須馬上進行外科手術治療,在時任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主刀下,順利完成開心二尖瓣膜修補手術,經八小時漫長手術,在加護病房麻藥退去清醒第一眼看到的是姐姐們極度疼惜關心的眼神。手術後拔除口、鼻、頸動脈等插管,第一次進食,亦由姐姐們餵食。

直至現在,逢年過節,姐姐們總會準備應景的年糕、蘿蔔糕、發糕、素果以及豬、雞、鴨、魚肉等食品,這位姐姐們照顧長大的我,這輩子永遠是三位姐姐眼中永遠長不大永遠讓她們放心不下的弟弟。

真、善、美是繪畫致力的理念

我生長在宜蘭縣翠峰湖山區,那裡是台灣風景最美麗的地方,自小就想畫盡自己親身體驗親眼所見最美麗的風景;大元山區住著喜愛助人的最善良人群,在充滿愛的家庭裡長大,學校裡(不論小學校長的照顧或大學教授的鼓勵)充滿無私的愛,始終鍾情描繪最善良的人性面;小時在山區長大,想找另一玩伴往往在10餘公里外的另一山頭,時常一人獨處,獨自找甲蟲玩,零嘴就地找野草或野草苺,看著雲起雲落,晨曦日落的色彩變化,因此畫面總是寧靜得聞不到任何喧囂。

往昔生長環境深深體會潔淨的自然生態環境與人性的善良緊密結合,目前正是我努力闡述的題材內容。

生長在貧苦艱困的環境,特別能夠感受“愛”的蘊涵,有“愛”的滋潤方得以茁壯長大,因此作品中更處處可以看到對大地以及人與人、人與家庭、甚至與週遭之間的“愛”,田裡哺乳的農婦以及遊牧民族婦女襁褓中幼嬰的人性流露最為明顯可見。

生長在山區,小時體驗“山”,認識“山”,對“山”的瞭解比常人更能入木三分,現今繪製“山”,試圖呈現“山”的“靜”“山”的“不動沉穩”那是我內心深處真正的感受。

至今仍然無法適應都市生活,自覺似乎就是深山幽林裡的鄉野村夫,生活戒律嚴謹有過於僧眾、修道士。每日晚間很早就寢,清晨很早起床爬山運動,黎明未現已回到家,洗澡早餐,聆聽宗教音樂,進入作畫情境就開始動筆。

“長空不礙白雲飛”是此生最大的志趣,將名與利視為雲淡風輕時,感覺身邊週遭似乎什麼也不缺,心志不再被羈絆,所有創作都是為自己而畫,所有想做的事皆是自己認為值得做的事。

大地茫茫,載物載德。大地以博愛慈悲的心胸疼惜眾生,以寬宏氣度讓萬物繁衍生息,以謙卑無聲的態度處在生靈足下,與大地和諧共處是人類最高智慧,會得到最好眷顧,處處有善良見底的人性,時時是潔淨無比的水土空氣。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12年6月30日上午在創價學會台北錦州藝文中心剪綵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臺灣是藝術家的墳場,從事藝術創作是條不歸路,要有守貧的準備。臺灣沒有讓藝術家生存的環境,藝術創作只能當興趣,不能當職業。

藝術的真諦在色彩中求生命的深度與厚度,藝術的過程在技法中求藏巧守拙鋒芒不露,藝術的生命在創作中求真善美與返璞歸真。

每個人頭上各有一片天,各有自己的世界;每個人各有不同的人生,各有自己的道路;每個人經歷不同,各有許多說不完的故事。從自己累積的生活經驗中去尋找靈感,這便是創作之源。

生命在決心死去的一刻點燃,藝術家的事業,是在閉上眼睛之後才開始的,走入歷史後得到的聲名,才是真正的榮耀。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