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繪畫與相片的關係

陳東元

《文章刊載於水彩藝術資訊2012‧7第十 二期》

照相機是速寫的功能

為何拿著單張照片使用幻燈機或投影機描圖打稿的畫家是“加工相片的匠人”。

筆者自始至終堅持,照相機只是代替素描去捕捉那肉眼無法觀察的瞬間動態或速寫無法達到的速度,是屬於記錄的功能。

很多藝術家在嘗盡甜頭之後,變得既懶散怠惰又處處離不開照相機,浮光掠影用照相機攝取影像做表面膚淺的描繪,完全喪失探究更深入更深層的藝術內涵。其中以台灣水彩為最,現今畫風除逼真寫實外,只能看到幾位堅持理想保有自我風格的藝術家。

如果藝術家純是以如此修養做為創作手法,原是無可厚非,但是一些畫家卻善用機會廣收學生、不斷出版畫冊介紹技法才形成此種惡習,而美展與寫生比賽主辦單位又覺得這些畫家出版這麼多書籍畫冊肯定是專家,於是又敦聘擔任評審,惡性循環 ,時日一久,想在美展與寫生比賽得名的紛紛投入其門下,教出的學生使用顏色的種類與繪製方法都一模一樣,很多水彩畫家的作品作風非常類似完全看不出個人風格,這是目前臺灣水彩最大的瓶頸。

藝術創作本就是藝術家真情的流露,風格是多樣的,每個人頭上各有一片天,各有自己的世界;每個人各有不同的人生,各有自己的道路;每個人經歷不同,各有許多說不完的故事,從自己累積的生活經驗中去尋找靈感,便是創作之源。百家爭鳴、各領風騷、遍地開花,這些因素造成當年“水彩黃金時期”讓人稱道讚賞的口碑風評。

石川欽一郎的透明性、李澤藩的紮實性、藍蔭鼎的線條揮灑、馬白水的寫意氣勢、李焜培的抒情感性、席德進的潑彩山水、劉其偉的趣味性、……,這些前輩獨樹一幟的風格,依眼前情勢台灣水彩今後再也不可能出現。

使用單張照片與多張照片構圖的差異處

同樣都使用照片,為何拿著單張照片使用幻燈機或投影機描圖打稿的畫家與使用多張照片的畫家,給予的評價相差如此巨大。其原因:

1、使用多張照片組合的畫面,原先的背景無法使用,必須設法再營造畫面感受更深的氛圍。

2、每張照片光線來源都不一樣,明暗強度亦不一樣,藝術家必須加以調整統一。

3、每張照片色彩都不一樣,藝術家必須以自己涵養去統調處理。

4、創作要有主動的態度,將相機當作工具或是創作的步驟,絕不是被動讓照片束縛。

5、最重要的是藝術家的情境、心境、意境必須重新營造。

臺灣水彩畫家洪東標使用照片創作的實例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芹壁山村實景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芹壁山村夜景

洪東標在芹壁村拍了這張照片。 他對一幅『畫』的標準,是要讓人有走進畫中的感覺,覺得這才是『美』——人可以感受、可以深入,才有意義。這張畫正好有這種效果。

洪東標把這畫面轉換成夜景,但是轉換成夜景必須設想兩個部分,一個是光線從哪裡來,也就是月光投射的營造,再加上兩塊屋主忘記收進去的床單;用動飄的床單點出晚風在吹拂。

第二個要設想的就是畫中人手上拿的燈光,它會照到哪裡,要把一張照片轉換成夜景,一定要靠想像力。

很多夜景是靠生活經驗去推理而設想出來的。洪東標一直在強調的是『畫一張理想的畫,不是在畫一張照片』,就是用心經營畫面,讓我們的生活經驗存在其中,成為一張你想要表現的畫, 雖不敢講完美,但至少符合自己理想美感。

臺灣水彩畫家楊恩生使用照片創作的實例

楊恩生選擇以臺灣生態做為其創作的方向就得有物外的冷靜,其理性的思考已經是生態藝術的權威。

楊恩生擅長鳥禽牲獸的描繪,為求動態自然,必須使用照相機攝取想要的動態,但禽獸是動的,無法與藝術家溝通,因此不可能擺出藝術家想要的美妙姿態,況且攝取的影像背景必然模糊,在繪製時為達到動物生長活動環境的正確性以及構圖具備的說服性,必須借助多張圖像才可以達到生動自然的要求。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台灣雲豹與深山竹雞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台灣鯝魚

《台灣雲豹與深山竹雞》,台灣雲豹目前已經在台灣森林絕跡, 且台灣雲豹生性隱密,如果存在實際環境裡根本無法尋覓蹤跡,楊恩生只能在圈養的環境獵取適當的動態,然後到台灣雲豹可能出沒的原始森林裡拍攝植物生態環境,回到畫室後再加以想像,把台灣雲豹擺在適宜位置,深山竹雞的處理方式亦是同樣手法。《台灣雲豹與深山竹雞》畫面的營造完全是自己藝術的修為以及對生態的研究醞釀的,照相機是工具而已,使用照片是處理畫面的手段。

《台灣鯝魚》,此畫面很顯然是由兩張照片組合而成,使用照相機攝影根本不可能同時具有平視與仰視兼具,畫面下半部是平視攝影, 而上半部則是仰視攝影。

筆者使用照片創作的實例

由於教學關係,對黃金比例做了些研究,發現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原來都與黃金比例有密切關係,奉為金科玉律,甚至文藝復興以後直至現代抽象畫、後現代主義一樣無法逃脫黃金比例的影響。

從此繪圖喜歡以黃金比例做為構圖依據。

以百牛戲水為例。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87 水彩作品 百牛戲水 210X112.5CM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參考照片一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參考照片二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參考照片三

在構圖時,在畫面先計算出黃金比例的位置,然後將這四組孩童放在事先安排的位置上。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1987 百牛戲水黃金比例構圖方法

黃金比例的公式是 長邊:短邊=(長邊+短邊):長邊

比值是 長邊:短邊為1:0.618或1.618:1

畫面高度黃金比例分割

 1、取總高度的黃金比例短邊做為捉泥鰍孩童的高度。

 2、以捉泥鰍孩童的高度至頂邊的距離取黃金比例長邊做相互嬉戲孩童的參考高度。

 3、以捉泥鰍孩童的高度至相互嬉戲孩童高度的距離取黃金比例短邊做為中央白衣女孩的位置。

 4、以中央白衣女孩的的高度至相互嬉戲孩童參考高度的距離取黃金比例長邊做為騎乘牛背男孩的高度。

 5、以中央白衣女孩的的高度至 騎乘牛背男孩高度距離取黃金比例 短邊做為牛背及相互嬉戲孩童的位置。

畫面左右長度黃金比例分割

 1、取左右總長度的黃金比例長邊做為捉泥鰍白衣女孩的位置。

 2、取左右總長度的黃金比例短邊做為騎乘牛背男孩的位置。

 3、以捉泥鰍白衣女孩位置至騎乘牛背男孩位置的距離取黃金比例長邊做為中央白衣女孩的位置。

 4、以騎乘牛背男孩位置至中央白衣女孩位置的距離取黃金比例長邊做為中央浮在水面白衣女孩的位置。

 5、以中央白衣女孩的位置至捉泥鰍白衣女孩位置的距離取黃金比例長邊做為中央紅衣女孩的位置。

 6、以捉泥鰍白衣女孩位置至右端的距離取黃金比例短邊做為騎在男孩肩膀紅衣女孩的位置。

 7、以捉泥鰍白衣女孩位置至騎在男孩肩膀紅衣女孩位置的距離取黃金比例短邊做捉泥鰍白衣男孩的位置。

 8、以騎在男孩肩膀紅衣女孩位置至右端的距離取黃金比例短邊做為最右邊男孩的位置。

人與其他動物最大的差異,除動作姿態外,臉部有喜、怒、哀、樂的表情,要營造畫面的氛圍孩童的表情占著非常重要的份量。

水面波紋、起伏動勢、倒影全部憑感覺畫出,原先照片的背景都捨棄不用。

創作是無限寬廣的道路

創作的產生是藝術家的情境、心境、意境凝聚後 的精隨,技法只是因創作需要的表達手法,所謂“法:無法”即是沒有技法便是技法,這是技法的極致,技法隨心而動,隨意而動,隨時間而動,隨周遭變化而動。

過度賣弄技巧,作品裡讀不到創作者任何內涵,感受不到任何情感與心靈。

作品就是藝術家的生命,畫為“情”繪,圖為“心”繪,創作者如果動了真心真情,作品必定感動人心。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將藝術創作鐫入骨髓刻進生命之中,將繪畫視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月落日出赫赫光輝耀照天地氤氳靈氣,胸懷高山大川之魄巍巍巨嶽自顯崢嶸。

冷冽寒風呼嘯明澈天空晴亮雪嶺雲海滔湧陽光輝映;我欲縱馬馳騁我將展翅翱翔我追逐疾風並擁抱藍天。隱密森林呢喃巖峻巉岩聳矗廣袤湖潭深邃雲霧輕飄我曾聆聽傳說我正緊握美夢我吟嚎長歌與蒼鷹齊飛。

一日之求 毀譽不計 心安理得 安然入眠,一生所願 遨遊天地 了無虧欠 無忝所生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