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姐姐的恩情

三位姐姐秉性善良,事親至孝,更是自己的再生父母,即使是用一輩子去報答,都無法表達萬分之一的感激,如果此生有幸加諸於身的讚美與成就,都願意與她們分享,甚至歸功予她們。

三位姐姐功課都很好, 都有技藝精湛的雙手,但是迫於環境貧苦,父母無力提供學費,小學畢業之後便得在社會就業,將所得寄回家,貼補家用,使得自己能繼續學業,直至大學畢業,服完兵役接手撐起家中經濟。

父親是宜蘭縣大元山林場的伐木工人《相關資料按此文字進入瀏覽》,家無恆產,居無定所,衣無法暖身,食無法溫飽,是那般清貧,是那般無助。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左起 本人 大姐陳英 三姐陳祝 二姐陳美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童年時在翠峰湖的林場員工所住的工寮就是這種屋子,用鐵片覆蓋在屋頂及牆面,冬天寒徹骨,夏季熱如烤爐,遇颱風則屋頂掀掉,鐵片亂飛。

《10/06/2005攝自棲蘭山退輔會宜蘭森林開發處員工工寮》

猶記得父親在世時經常提及,在連生三位女兒之後,喜獲麟兒,歡欣異常,特地趕到羅東購買雞隻為母親坐月子,但誤了下午林場的交通車,只得改搭運材卡車,到山腳後挑著雞籠徒步登山順著索道山路、蹦蹦車鐵道回家,到最後一道索道時,天已全黑,山路無法前行,只好將肩上的扁擔放下待天亮再走,突然雞籠裡的雞隻騷動呱呱驚叫,父親警覺有異樣發生,不是野獸侵近就是魑魅(魔神仔)出沒,馬上挑起雞籠,用口袋裡僅存的火柴盒,一根一根的引燃,以晦暗的點點火光摸黑回家。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台灣早期竹編的雞籠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火柴盒

但這個麟兒卻沒有為家裡帶來喜悅,反而是愁雲籠罩,雖然頭滿大的,但身體卻異常孱弱,不僅瘦小且皮膚黝黑,嚴重營養不良,縱使採集山區各種滋補藥材熬煮進補,依然無法改善,活像隨時要斷命的病秧兒,林場的員工及眷屬給取了個非常難聽的綽號─“黑鬼”,意思是見了這個孩子就像見到鬼似的。當時家境非常清寒,根本沒有錢去醫院檢查,不明的病因,時常發高燒。直到最近10年才知道其原因是遺傳性心臟二尖瓣嚴重閉鎖不全,血液無法完全順暢輸送到身體各部位,導致時常不自覺地昏眩、嘔吐、發高燒。

到了就學年齡,就讀的小學離家需爬一整日的山路,只能住學校宿舍。《相關資料按此文字進入瀏覽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住宿舍學生迎著寒冬的晨曦吃早餐,可以看到身體矮小的低年級學生正在從鐵桶裡打稀飯。《大元國小校友陳明來提供圖片》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學校宿舍曾經有好多年沒有餐廳,只好在宿舍窗戶前搭建小木板為桌,吃飯時只能站立,桌上鋁製的小碟子上只盛著幾片沒有油脂,沒有鹹味的青菜。

《大元國小于家駿老師提供圖片》

自己是病秧兒,時常不知原因發高燒。宿舍管理老師得照顧離家的這群一百多位拉屎拉尿可憐幼童,無暇照顧我這位病童,於是重擔便落到姐姐身上,必須學會打針。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玻璃針筒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玻璃針劑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針頭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醫護鑷子

曾幾次發高燒已達危險臨界點,學校緊急通知母親必須帶往羅東醫療,但在宿舍臥病中卻聽到母親無奈地表示,實在太窮,籌不出醫療費,這孩子就看他的造化,若無法退燒就讓他自然安靜的走。

父母能力不足,經濟更是寅食卯糧,三位姐姐小學畢業之後便得在社會就業,將所得寄回家,貼補家用。

一輩子辛勞的父親是被剝削壓榨,歧視排擠,積勞成疾在高三時中風,無法繼續工作。按理身為長子必須負起家計,根本無法進大學就讀,但自己手無縛雞之力,身無半分技藝,如何撐起這片天,姐姐們毅然決定承擔所有家裡開銷,父親在大四未畢業前便往生,所有喪葬費用也由姐姐們分擔才得以安葬。

大學畢業,服完兵役接手侍奉母親。 父母40多歲得子, 此時母親已經老態龍鍾,全身病痛,母親在極度窮苦的家境下勉強持家,必須風雨無阻到山區爬陡坡峭壁砍芒草種樹苗以貼補家用,臨終幾年從前辛苦勞動帶來的隱痛逐一浮現,在病榻痛得睡無法睡,坐無法坐,還得面對截肢的命運,就這樣痛苦折磨六年。

自己貧寒出身,空無一物,微薄的薪俸無法支應龐大醫療開銷,只有不停地畫,不斷地開畫展,賣畫成績雖然都很亮眼,但依舊無法支付所有費用。不明就裡的藝壇有些人士可能心生嫉妒,不斷惡言詆毀攻擊,自己只能忍氣吞聲。

母親過世時,醫院結帳,回家翻遍所有積蓄,身邊所餘根本無法為幼子購買奶粉充飢,只得又跟姐姐們周轉方能將母親安葬,這是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借錢的經驗。“這輩子不會跟人借錢,也不會借錢給人”的堅持,目前仍未改變。

債務清還,知道今生只求平安、健康、幸福即可,其他都不值得計較,名利只是過眼雲煙,做畫態度也轉變為“為自己而畫”,始終沒有展覽的計畫,更沒有賣畫的念頭。

直至現在,自己這位姐姐們照顧長大的弟弟,仍是三位姐姐眼中永遠長不大永遠讓她們放心不下的孩子,逢年過節,姐姐們都會準備應景的年糕、蘿蔔糕、發糕、素果以及豬、雞、鴨、魚肉等三牲肉類。 

2011年6月21日為文於青藤小書屋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藝術感言:

將藝術創作鐫入骨髓刻進生命之中,將繪畫視為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月落日出赫赫光輝耀照天地氤氳靈氣,胸懷高山大川之魄巍巍巨嶽自顯崢嶸。

冷冽寒風呼嘯明澈天空晴亮雪嶺雲海滔湧陽光輝映;我欲縱馬馳騁我將展翅翱翔我追逐疾風並擁抱藍天。隱密森林呢喃巖峻巉岩聳矗廣袤湖潭深邃雲霧輕飄我曾聆聽傳說我正緊握美夢我吟嚎長歌與蒼鷹齊飛。

一日之求 毀譽不計 心安理得 安然入眠,一生所願 遨遊天地 了無虧欠 無忝所生。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