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爾高原塔吉克的婚禮盛會》繪製過程

「塔吉克」一詞出自「塔吉」,塔吉克語「王冠」之意,是由原來的「塔吉達爾」(戴冠之人),「塔吉葉克」(獨一無二) 等詞逐漸變化而來。

「雲彩上的人家」塔吉克人世居帕米爾高原四千公尺以上的崇山峻嶺上,一向自詡是翱翔在蔥嶺(帕米爾高原)山巔雪峰上的蒼鷹。

塔吉克人眼窩深、鼻樑高,膚色淺淡,髮色金黄或黑褐,眼睛碧藍或灰褐,是典型的歐羅巴人種,也是中亞最古老的土著民族之一。

塔吉克人是我在新疆所見最豪邁、最美麗、最善良的民族。

塔吉克人有一特殊風浴,在路上發現遺物,會將遺物放在路旁,並用小石子圍上一圈,表示「物歸原主,讓主人來取」。若是路旁有任何物件,上面壓著一塊石頭,則是塔吉克人的「物品臨時寄存處」,若好奇翻看,定被視為不規矩而加以責罵,真可謂「夜不閉戶,路不拾遺 」,縣裡監獄五十多年空空蕩蕩的,從未關過任何罪犯,這都是人性極致善良純潔的最好寫照。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繪製《帕米爾高原塔吉克的婚禮盛會》使用20張拍攝的影像資料

我一向喜歡“靜”,這幅畫是第一次畫“動”的畫面,而且是極其喧鬧,人聲沸騰,畫面裡有塔吉克彪悍的勇士騎著幾10頭牦牛(台灣稱犛牛)相互競逐的天搖地動場面,也將自己也畫入其中,實在是好喜歡塔吉克人的善良豪爽,樂於加入其中一起共樂。

構圖採「對稱」方式,畫面分割方式採黃金比例,描繪的是婚禮場面,如此構圖法顯得比較莊嚴。畫面中心以新郎新娘為主,逐次安排畫入圍繞觀禮問候的婦女及耄耋老漢、男女相互問候的情形、演奏鷹笛「那藝」、 久未吃糖的小女孩把手指伸入嘴裡的可愛模樣、最後是勇士騎著牦牛叼羊的場面,莊嚴中有變化且更顯熱鬧氣氛。

黃金比例的定義是:將線段分割為長短兩邊,使其長邊:短邊 = ( 長邊 + 短邊):長邊,換算後比值為1.618:1或1:0.618。黃金比最早是由古代希臘人發現的,直到19世紀被歐洲人認為是最美、最諧調的比例。黃金比例的特質為均衡,古希臘最喜歡以黃金比例做為美的依據,無論建築、雕刻或繪畫都以此為準繩。

下面是構圖時運用黃金比例分割畫面的情形,紅線為左右對稱中軸線,白線為分割畫面的主要黃金比例分割線。

畫面高度的黃金分割:第1條分割線決定男女相互問候、演奏鷹笛「那藝」者的高度。第2條分割線決定新郎新娘、圍繞觀禮問候婦女的高度。第3條分割線決定塔吉克彪悍勇士騎著幾10頭牦牛叼羊的高度。第4條分割線決定背景石頭城「塔什庫爾干」及塔吉克人心中聖山「慕士塔格峰」的高度。

畫面寬度的黃金分割:將畫面寬度的中心線畫出以決定左右對稱的中軸線,將新郎新娘、帽裝銀飾披戴紅巾婦女、騎牦牛正在激烈搶奪羊隻及吃糖小女孩放置在中軸線上,然後左右兩畫面各自分割畫面。第1條分割線決定耄耋老漢及披戴紅巾婦女的位置。第2條分割線決定婦女相互問候、騎馬塔吉克友人及「慕士塔格峰」的位置。第3條分割線決定男子相互問候、披戴黃巾婦女的位置。第4條分割線決定自己騎馬的位置。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紅線為左右對稱中軸線,白線為分割畫面的主要黃金比例分割線。

有一些藝術朋友見了此畫,紛紛表示有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感覺。

的確如此,此種構圖方法最常見於文藝復興時期,如拉斐爾﹝Raphael﹞﹝1483 ~ 1520﹞的嘉拉提亞的凱旋﹝The Triumph of Galatea﹞, 畫面分割方式採黃金比例,以畫面的中軸線為「對稱」基準,左右分別安排數目約略相同的人數,姿態相互呼應。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紅線為左右對稱中軸線,白線為分割畫面的主要黃金比例分割線。

騎牦牛(台灣稱犛牛)叼羊更是帕米爾高原塔吉克人獨有,就在大草原上 幾10頭牦牛奔騰,陣陣蹄起的沙塵遮天蔽日,騎藝高超的騎士們,揚鞭催牛,英姿颯爽像旋風般地飛馳,其勢銳不可擋。「神行電邁躡恍惚」,只聽陣陣悶雷振動耳膜,塵土激起,遮蔽皚皚雪峰,天昏地暗,場面壯觀駭人,真是驚心動魄,懾人心魂。

背景是「塔什庫爾干」及塔吉克人心中的聖山「慕士塔格峰」。

「塔什庫爾干」與「慕士塔格峰」相距數十公里,並不在一起,祂們是最能代表塔吉克族的 古建築物及地貌,故意並列在畫面上以強調塔吉克人的特徵及精神。

「塔什庫爾干」意思是「石頭城」。北面一座山丘上有石頭城遺址。這是漢代蒲犁國,唐代羯盤陀國的故址,是無數絲路行旅歇息的地方。石頭城建於南朝梁代以前,石頭基礎,上面用土塊砌成,略呈橢圓形,域外依地勢建有石垣,城內亂石遍地,是過往房屋的遺蹟。   

慕士塔格峰,柯爾克孜語意為「冰山之父」,海拔七千五百四十六公尺,山上有面積廣闊的平頂冰川,狀如白頭智叟,慈祥可敬,倒映在喀拉庫里湖上,湖光山色,奇幻多姿;若是在清晨或傍晚於湖濱矮丘觀高原日出夕照,金彩銀裝,分外妖嬈。

伴奏的「那藝」也是用鷹的翅骨鏤刻而成的,長只三十公分,僅有三個音孔,吹奏起來音色明亮高亢,淒清激越,優美悅耳,像長空鷹鳴。這種鷹笛,在手鼓、熱瓦甫、巴郎闊木等彈撥樂器伴奏下,塔吉克人引吭高歌,一唱眾和,音樂曲調悠揚,歌聲熱情奔放,再加上如雄鷹搏擊藍天的舞蹈配合,當歌舞步入高潮,觀眾會情不自禁,為舞者擊掌助興,吹起口哨,並發出歡叫聲,氣氛更加熱烈,充分顯示「鷹的傳人」的獨特風格。

塔吉克人在日常生活中很講究禮節,晚輩見到長輩要請安,親友相遇要問好。即使遇到素不相識的遠客,也要問候致意,還把雙手姆指併在一起,說聲「更艾力麥古卓」,即是互相支持之意,態度友好且語氣親熱,行禮時,男的將右手放在胸前,女的雙手們心一躬。塔吉克人行禮有尊卑、輩分、男女之別。晚輩見到長輩是行禮請安;婦女與男性長輩相遇,男長者伸出右手,掌心朝上,婦女莊重地拉著長者指尖,吻一下手心,表示敬意;男性中年人與老年人見面,通常是握手或手撫鬍鬚行禮,交情深厚的互吻手背,以示親熱。婦女見面,通常都行擁抱禮,長輩吻晚輩的眼和前額,晚輩吻長輩的手,平輩之間互吻面頰或嘴唇,但男女之間不行擁抱禮。小伙子們見面時,先握手,接著抬起手來送到對方唇邊,互吻對方手背,動作活潑自然,給人熱情友好的氣氛。

可能有些欣賞者會覺得為何將有些牧民、孩童及婦女的臉、手畫得沾滿塵土,原因是帕米爾高原乾旱缺水,又得擠牦牛奶製作奶製品,有時還須將牦牛糞抹在土牆上乾燥,做為生火用,所以一般牧民的臉、手比較會沾滿塵土,如果是在縣城「塔什庫爾干」且經濟條件稍好的家庭才有自來水可用,臉、手自然比較乾淨。

塔吉克人是中國唯一白種人,是典型的歐羅巴人種,不過帕米爾高原空氣稀薄,紫外線強烈,牧民、孩童及婦女的臉、手沾滿塵土具有保護作用,避免紫外線直接曝曬。

夏季時牧民皮膚會被曬得黝黑。

「塔什庫爾干」是本(21)世纪初還是新疆唯一一個連初等教育都没有普及的縣,是中國境內最弱勢的族群,每年經費從中央、自治區、州至縣所分配的微乎其微,可以說是最貧困的縣級單位。加以地球逐步暖化,帕米爾高原上的冰川正逐漸融化萎縮,每年夏季大量融解造成河川氾濫成災,等到冰川消失,牧草無法成長,勢必讓這善良的民族受到非常嚴重的考驗,可能要離開幾千年來生活棲地,遷移至其他地區,傳統的風俗習慣可能消失殆盡。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10《帕米爾高原塔吉克的婚禮盛會》 完成圖 193.9X130.3CM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