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清晨(馬祖北竿芹壁洗衣老婦)的創作意念及構圖方式

2009年,獲邀前往馬祖寫生並進行教學觀摩活動,這活動是馬祖連江縣政府、中正紀念堂、中華亞太水彩協會合辦。06月27日進住馬祖北竿芹壁。

在整個參訪途中逐漸體會到如此貧瘠的花崗岩島嶼幾乎沒有可耕的土地,生活只能依靠海上漁獲,但最近數十年漁業大量捕捉,加上炸魚毒魚猖獗,海上資源勢必枯竭,面對如此重大的改變,馬祖的前途如何?感概之餘,一直想畫一幅能充分表達馬祖的現況及心中感觸。

位在北竿島西北面的芹壁村,面向大陸,早年由於豐沛的漁業資源造就了村落富裕景象,聚落建築依山傍水而建,外牆以當地花崗石為主,遠遠望去猶如海上石城。但在民國六十年代之後,由於漁業逐年蕭條,人口外流,近乎空城,但卻也因此讓芹壁村成為唯一完整保存,尚未被現代建築破壞的傳統閩東聚落。

芹壁的美,在於它的質樸無華,彷彿時間在此靜止。 

馬祖北竿芹壁木橋邊住著一戶四代同堂的家族,年紀最大的是已經八十多歲身軀佝僂瘦弱的老婦,滿頭白髮插著一株紅花,偶而會探頭外望,頗有閩東老婦的典型特色,本想為她老人家拍幾張照片,但溝通不良無法如願,又怕自己像是拿著相機的獵人到處獵獲鏡頭,粗暴的行徑會造成擾民,傷人尊嚴,只好打消念頭。媳婦年齡約六十多歲,身體結實、紫外線照射出來的又紅又黑膚色、稀稀疏疏的白髪,猜想應是每日勤於海上捕魚的緣故,在北竿芹壁的清晨,看到這位媳婦趁著尚未下海捕魚前的短暫時間拿著衣服到家旁的小溪清洗,連忙跟著並得到允准,拍了幾張洗衣服的鏡頭,背景襯以芹壁房屋聚落,試圖想營造馬祖勤奮古樸的氣氛。

我一向喜歡描繪良善的一面,畫裡的洗衣老婦具備了中國傳統婦女所有的高貴品德,勤儉持家,孝順婆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從無怨言。

從她洗衣的用具去觀察,用了十幾年凹凸不平的鋁製臉盆以及變成污黑的盛肥皂鐵罐,幾十元的便宜塑膠拖鞋,已經禿掉的塑膠洗衣刷,再再說明生活是那般清苦,家境是那般貧窮,有時很想去問她:「為什麼不離開這窮苦的環境」,猜想她或許也有如此想法。她曾經看著以前清晨冉冉升起的炊煙,曾經在小溪畔與鄰居閒聊家常,曾經有許多互相嬉鬧的童年玩伴……,曾經有著許多美好的回憶。但曾幾何時卻變得如此冷清,童年玩伴及鄰居好友一個個離去,現在看到的是每日來來往往的遊客,熱鬧的場景是如此陌生,個個不相識的面孔讓自己變得更加沉默,寂寞的感覺油然生起,她無力也無法改變如此重大的變化,只能默默地承受。

畫面以大面積芹壁房屋聚落表示傳統的壓力與改變,將洗衣老婦畫在畫面極低的角落位置象徵她面對以後日子的無奈、無助及無力。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10 清晨(馬祖北竿芹壁洗衣老婦) 193.9X130.3CM

直線AB為畫面高度的黃金分割線

直線CD為直線AB至底邊的黃金分割線

直線EF為直線AB至直線CD距離的黃金分割線

直線GH為直線CD至底邊的黃金分割線

直線IJ為直線AB至頂邊的黃金分割線

直線KP與LQ為畫面左右寬度的兩條黃金分割線

在直線KP上的K點是婦人頭部位置,P點是婦人手部位置。

N點是線段KL的黃金分割點

O點是線段GP的黃金分割點是洗衣盆位置。

M點是線段GO的黃金分割點

一般畫家在繪製馬祖北竿芹壁時都是被那歲月造成的斑駁、花崗岩的牆面所吸引,或喧囂雜亂的現今旅遊場景等膚淺表面描繪,無法深入該漁村更深層內裡的歷史傳統與現代文明造成衝擊的現象做出表達,我則是試圖利用畫面呈現出往昔傳統熱鬧富裕的漁村演變成孤寂貧窮的廢墟,而後重建變成觀光重鎮,甚至原住漁民迫於現實的改變,每日必須面對陌生觀光客臉孔的無奈。

Generic placeholder image

2010《帕米爾高原塔吉克的婚禮盛會》 完成圖 193.9X130.3CM


Back to top

感謝網頁設計師 曾健勇 提供響應式版型 手機:0916-158-012

本網站所有網頁均由藝術家 陳東元 自行製作網頁並架設網站

藝術家 陳東元 專屬 E-mail 郵件信箱 》 dondon.chen@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