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作品賞析—John Varley及其調色盤

        英國古典大師約翰.瓦爾利(John Varley,1778-1842)是英國19 世紀十分傑出的水彩畫家,少年時曾是銀匠的學徒,稍後為一位肖像畫家作助手,並成為蒙諾醫生( Dr. Monro, 收藏家, 開放自己別墅給青年畫家臨摹古代或當代水彩名畫)畫家臨摹者之一,同時也向 J. C. Barrow 學畫,是老水彩協會會員。他是當時極富盛名的教畫老師,許多維多利亞時代的大師均為他的門生,像亨利(W. H. Hunt)、菲爾丁(Copley Fielding)、柯克斯(David Cox)等。他那自信、肯定的畫風,影響了英國的水彩畫壇數十年之久。

  既身為一位成功的教學者,當時有許多有志學畫的青年人無不希望躋身於他的門下。而他也是一位以系統化教學的嚴師。以下介紹他 1816 年出版的《J. Varley 的色表》,該文件現在存於倫敦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博物館。

  瓦爾利對於每一個他常用的顏色,都作了明確的註解,雖然此份文件已有 180 年歷史,但對於今日的我們,仍然極為適用。

        以下依照 《J. Varley 的色表》中所包含的內容作了簡單的示範。

        唯需提醒的地方是,色彩會隨著許多因素而產生變化,像是水彩紙的材質以及水分的濃淡乾濕等諸多因素,加上本書為二次印刷品,必然會或多或少產生色差或色偏。因此,本章節最好的學習方式就是自己依照內容動手實驗!

Snowdon from Capel Curig (從Capel Curig 看Snowndon 山脈)(局部)
John Varley 約翰.瓦爾利
1810
37.6x47.6cm
英國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博物館典藏,這幅畫仍未完成。

雖然這是一幅未完成的作品,但正好可以看出當時英國重疊法的大要,一層一層平塗的「色塊」,明暗有序地鋪排在畫面上,淺色留白、暗色以灰藍、棕綠呈現,這類以現代眼光看,會覺得有點刻板的畫風,正是年輕的瓦爾利、科特曼(John Sell Cotman, 1782-1842)、泰勒(Joseph Mallard William Turner, 1775-1851) 和吉爾丁(Thomas Girtin, 1775-1802) 等後來的大師在蒙諾醫生(Thomas Monor, 1759-1833 業餘畫家) 的家中以一個非官方學院的方式臨摹18 世紀水彩大師作品而傳承的老風格。

前景的樹梢,像中國水墨一般的芥子點仿真的摹繪出闊葉樹的形體。在1800 年左右,明暗對照法仍是畫家整體仰賴表現主從與前後空間關係的主要手法。當時的色彩雖早有牛頓三棱鏡的原理出現(1700 年左右),但畫家到野外旅行寫生時,仍以棕、綠、藍為主,且當時水彩顏料的原料多半還停留在傳統不穩定的植物、動物或礦物。水彩顏料的現代化,要再遲個一、二十年,才有化學分析所提煉、合成出的更健康耐久的顏料。

Landscape with Bridge and Cattle (有橋和城堡的風景)
John Varley 約翰.瓦爾利
約1820-50
41x61cm
水彩/ 不透明水彩。在網紋紙上刮擦出亮處。

在蒙諾醫生的畫室,瓦爾利遇見泰勒和吉爾丁。他的作品在當時被評為草率、平庸,但他卻是一個成功而受歡迎的老師,David Cox (1783-1859)、Samuel Palmer(1805-1881)、John Linnel(1792-1882)、William Muready(1786-1863)和William Holman Hunt (1827-1910)等知名畫家都受教於他。瓦爾利也寫了許多有關繪畫、構圖透視的論文。

這幅畫多變的筆觸形成了豐富的質感。前景的高光配合淡出的中景往前躍出,形成19 世紀初典型的空氣遠近法透視表現。不過這幅畫也極有可能是在瓦爾利影響下更趨成熟的後輩如William Havell (1782-857)所畫。

遠方天際帶一點暖色,直至大塊較暗、偏暖的前景,襯托出中景的寒色調。除此之外,畫面中的明暗對比也是呈現出空間與主從關係的要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