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    語

   1993 年,我於舉家移居美國之初,適閱Michael Wilcox 所著的《The Color Theory of Watercolor》,大為驚艷,訝於竟有如斯瞭解水彩畫的美國前輩,能將枯燥的色彩學原理融入水彩的創作中。之後的五年間,歷經臺師大設計所碩士、系展水彩第一名的孫心瑜整理,以及日後的臺師大副校長、國家文藝獎設計類得主的美術系教授林磐聳修訂,成為我其後作畫時奉為圭臬的「色彩聖經」。

       沒想到年屆50 的2006 年,因緣際會由美國返回母校臺師大任教,原本單純創作者的身份又再投身水彩教學。既為教師,想到得自於諸位大師級前輩的色彩傳承,也想到既身為臺師大水彩教師,怎能不投入水彩理論的探索並毫不保留的著述例舉,以求傳諸後進、影響普及於水彩後學之間。於此關鍵時刻有幸在張國恩校長的關注下,個人終將水彩的傳承棒子經由馬白水、李焜培兩位恩師承接了下來。

  依據“The Color Theory of Watercolor”的原理,透過我畫水彩40 年的親身與在地經驗,結合英國傳統的重疊法與美國流行的紙上混色,形成本書的骨幹。而30 年來在水彩材料學上,彷如我個人良師益友的美術材料業者張靜,也同步提供最新的歐洲繪畫色彩資訊給我,使我倖能置身於時代前端,這些新資料如「九原色」則厚實了這本書的應用面相。

     無論如何,正如文心雕龍中所述「文質彬彬,然後君子」一般,理論與實務融匯貫通,才能將水彩一向為人詬病的「煽情」、「耍技巧」、「風花雪月」等形而下問題,調整成藴涵深厚的境界——筆觸輕靈活潑、設色濃淡自如,色彩純淨透明⋯使水彩的特質能臻於主流美術而自成畫類。

  水彩畫家在心想事成、畫藝增長的同時,並應培養閱讀習慣,不只中、西美術史,還需涉獵文化史、生態學、文學、音樂、戲劇⋯,這些內涵,才是真正彬彬君子的呈現。

  寄望惠閱本書的業餘水彩愛好者、水彩教學者及志在投入專業的水彩畫家,能夠活用本書,將繁瑣的色彩學理論與
自己的作品紮實結合,共同為水彩發聲,為藝壇留下膾炙人口的傳世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