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水彩史首次以司法訴訟處理藝術評論爭端─程振文徒勞又結怨

《台灣水彩歷史》115頁  楊恩生評述

水彩藝術家程振文認為楊恩生非但未善盡編著者之責任,更濫用其編著地位及主導權貶低單一特定畫家,惡意侵害原告之名譽權,原告爰依民法第184條第l項前段及第195條第1項之規定,請求被告負損害賠償責任並登報道歉。

民事起訴狀厚約5mm達數10餘頁, 無法完整呈現僅能擷取最主要的部份內容:

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庭106年5月17日寄出通知書

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庭分別於民國10667日、民國106719日、民國10696日、民國1061018日 共開四次調解庭。

於民國1061018日達成調解成立內容:

一、被告願出具如下之聲明:「本人楊恩生(以下稱本人)對於程振文先生在臺灣水彩界的經歷、名譽相當的尊重,因此將他選為「最具影響力」的百年來臺灣33位畫家中之一,足見本人對其作品之推崇。就本人在「臺灣水彩歷史─水彩研究專論之四」中對程振文先生的評述部分,對程振文先生造成觀感不佳、致影響程振文先生之名譽,表示遺憾。

二、原告其餘請求拋棄

三、訴訟費用各自負擔

上列筆錄經當庭閱覽或朗讀無誤後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