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水彩材料學的淺見

     

      投入水彩畫這一領域已有近五十年,由習作、創作一路顛躓而來,在技法、主題之外,總是對這一門易學難精的畫類有著愛恨交織的情感。她的不易操控性與容易混色呈現灰濁的負面特色,使許多人望而生畏,即使畫了二、三十年的畫家最終也只好轉而投入油畫的世界。純畫水彩的畫者日益稀少,幾成瀕危動物了。

      究其原因,主要在於不瞭解這一項畫材的化學與物理現象的「材料學」之前,就一頭栽入創作;使得中年之後必須「轉行」或產生七年之癢,移情別戀。不過對水彩一見鍾情者,仍前仆後繼地大有人在,卻不知可能前途茫茫,一片渾沌。一味地追求技法之下,對於畫材背後有關的材料資訊興趣缺缺,或視之為畏途,能躲能閃最好,若不行,則躲入「創作本身」,形成畸形的不知在畫什麼的匠師級人物。僅有少數天分極高的畫家,能無師自通,在創作中摸索一套自我研發的SOP- 標準作業流程。但若就教學與傳承上而言,似乎使青年學子失去了遵循方向與準則,畢竟,天分是不可多得的,後天有目標的努力,才是美術教育的通則。

      在我個人重返教學職務八年之後,深覺與其讓水彩愛好者不斷地尋問水彩顏料的配方、混色原則等多如牛毛的材料瑣事,倒不如自己少畫幾張畫,帶著兩位優秀的理學院學生,一起探索水彩材料學的奧秘,公諸於水彩愛好者。於此誠願拋磚引玉,期待更多的後繼者,重視水彩的創作同時,也兼及她的學理基礎。

 

 

 

                                                                                                                   

臺師大設計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