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紙的歷史 

 

紙的概念    

      

       材料薄、輕巧且攜帶方便、平滑且具柔韌性,是紙張的基本概念。而最早具備這種概念的材料出現在古埃及時代( 約西元前1275 年) 的一種書寫材料「紙莎草紙」(papyrus),它是由莎草科植物「紙莎草」的莖桿經過去皮、浸泡、加壓,垂直交疊後使得其纖維結合在一起所做成的紙。在紙莎草紙的出現一千年以後(約西元前170 年左右)波斯等部分伊斯蘭世界又相繼發明羊皮紙(parchment) 以及經過精緻加工的羊皮紙(vellum),而將許多羊皮訂成冊則稱之為手抄本,此兩類紙張常用於在手寫稿和法律文件的使用上。另外,在中國方面,東漢以前文獻裡所提到的紙,指的實際上是絲棉紙。

       雖然紙張的概念很早就已經出現,但是這些都不是現今我們所定義的紙張。依據潘吉星先生對紙的定義:『紙是植物纖維原料經人工的機械,化學作用而得到的提純的分散纖維與水製成漿液,經漏水的模子濾水,使纖維素在模子上交織成為濕紙膜,再經乾燥後,形成具有一定強度的由纖維素靠氫鍵締合交結成薄片,作為書寫,印刷,包裹等用途的物質』。這個定義中,將紙的原料以及製成方式都已規格化了,因此真正的紙張必須是植物纖維原料經漂洗、蒸煮成漿、抄造及乾燥成型等順序處理而成,且表面平滑、柔韌耐折、纖維分布較勻。

       上述說明了解定義紙的基本概念後,接下來就要以此定義去追溯紙,進而水彩紙的歷史。

 

造紙歷史

      

       談到水彩紙的歷史不免要從造紙的歷史開始談起,因為中國東漢時期所發明的造紙術,所造出的紙張並不是給水彩專用,而是經過漫長時間的改良再配合水彩這項媒材的流行,水彩紙才漸漸的被廣泛製造使用。

       依據文獻記載,造紙術源於中國東漢蔡倫於西元105 年所發明的,然而現今有許多考古的證據指出,其實在更早之西漢時期,此項技術就已經問世。不論這項技術是否為蔡倫所發明,他無疑是使造紙術改良更為成熟的重要之人。他採用樹皮、大麻、破布、魚網等原料造紙,大大降低了書寫記事的成本。西元六世紀開始,中國的造紙術相繼外傳,隋唐以後,中國與朝鮮、日本、東南亞、及阿拉伯等地區貿易頻繁,加速了造紙術的傳播速度。然而傳播路徑主要分為東傳和西傳兩個路線。

       在東傳方面,指的是傳到朝鮮及日本。七世紀時,中國唐朝與日本有頻繁的貿易往來,造紙術藉由僧侶從朝鮮傳入日本,紙張的使用在日本社會中成為一不可或缺的元素。

       而在西傳方面,西元751 年,唐朝與大食(今阿拉伯)之間爆發怛羅斯之役,在這一役中,唐朝戰敗,軍隊內的造紙匠被大食軍所虜,送到撒馬爾罕(Smarkland,為現今烏茲別克的第二大城) 設廠造紙,這是我國造紙術西傳的開始。從此以後約有400年的時間,隨著大食帝國的興盛,紙的使用就更加普遍,造紙的技術及紙張的貿易由此向西方的基督教世界擴展。西元793 年,大食帝國的首都巴格達設立了第一座造紙場;接著在西元1000 年時向西再傳入大馬士革(Damasco,現為中亞國家敘利亞的首都)。

       其後分兩條路線,一條由傳入埃及並在十二世紀由埃及西傳至摩洛哥、西班牙;另外一條於十三世紀傳至法布里亞諾(Fabriano,現為義大利安那科省的一個市鎮),再以其為中心向外傳至法國、德國、波蘭、英國等歐洲國家,最後於17 世紀傳至美國。西元十世紀至十四世紀, 中國的造紙術,經由回教徒從中亞傳入印度。

       十三世紀以後,義大利、法國、英國、最後到美國,先後建立了興盛的造紙產業。歐洲與美洲的造紙工廠不斷地改良造紙技術,其技術的進步速度遠遠超過東方的造紙術。此外,西方所製造出來的紙與東方不同,例如西方的紙具有可兩面書寫,墨水不易滲入紙張,堅韌且抗蛀蟲等特性,使得紙張較適合西方繪畫使用。

       因此本書接下來所要介紹的水彩紙張,主要以西方所製作的紙張為主。

造紙術西傳。 (參考圖片:《Cartiere Miliani Fabriano 一書》)

 

圖畫紙的演變

十六、七世紀

       許多粉彩、素描作品是需要依賴有色紙來畫,而少數的水彩畫家在十七世紀時,已經知道使用有色紙張的妙處。

棕色紙(brown paper)

       其原料較白色紙為髒、粗糙,纖維也較差,製造過程也較不精緻。它的原料是破布、縫過的布、粗布、厚布、防塵布、帆布、羊毛與絲織品…等等,但有時亦把羊毛和絲混在大麻、亞麻和棉繩中,作為原料的一部份。棕色紙是紙業的主流,容易製造,便宜且能滿足各項須求,它主要的特性為紙質韌性好,常被用做包裝紙。不過,比起白紙,棕色紙的紙質較差,但價格便宜。由於棕色紙容易購得且具有詳細分類的中間色調( 色調視其使用原料顏色而定),使它深受畫家們所喜愛。它粗糙的表面,對於軟性材料的使用,如碳筆、粉筆、腊筆等,是十分優良的。而中間色調的棕色紙更可加強明暗對比的效果。

藍色紙(blue paper)

       長久以來是被用來當作包裝的廉價紙。由於藍色紡織品在十七世紀的普遍使用( 例如水手服),使得藍色破布容易取得,進而使藍色紙十分普遍。到了十八世紀,藍色紙染劑可在擊打槽、紙漿槽或上膠槽內添加。藍色染劑事實上是磨細的深青色藍玻璃粉(smalt),或有機的藍色添加物,如藍靛(indiqo)、紫漆(turnsol)、大青染料(woad)與普魯士藍(prussian blue)等。藍色紙與棕色紙有時也有類似的功能,可用於裝飾紙、壁紙及畫紙等。除了主要的藍色與棕色紙外,其他顏色的紙雖然稀少,但還是有製造。而製造的方式和藍色紙一樣,只要慎選破布的顏色,或在擊打槽、紙漿槽、上膠槽中加染劑即可。

藥筒紙(cartridge paper)與壓力紙(press paper)

       此兩種是較特殊,適合作畫的紙。起初,藥筒紙是用於製造槍炮的彈藥,把火藥與鐵砂包住,其表面粗糙,且必須韌性質佳以承受製造藥筒時的扭曲,因它是一種消費性物品,既不必漂白,亦無須精製。壓力紙的使用,是源於十七世紀由毛織工廠熨壓布的過程而產生的靈感,它是一種光面紙,打光起初是由槌擊完成,直到十八世紀有壓光機的發明,才取代原本的搥擊方式。

 

十八世紀

       十七世紀末至十八世紀初紙的生產因擊打器的開發而更加快速。

布紋紙 (wove paper)

       此種紙張是由英國十八世紀下半葉最成功的造紙業者James Whatman 發明的。James Whatman 的布紋紙,首次使用於西元1767 年。在西元1785 年之前,布紋紙尚鮮為人知,此後十年才逐漸使用。製造布紋紙時,它技術上的困難度是造成初期性量少的主因,例如布紋紙的紙模,其結構須要新的設計,在本架與原有絲網之間加上額外的金屬絲以支持之,否則,模內的紙漿會不均勻,透光時會有框架的痕跡。另外,改變紙漿的擊打方式也是很重要的,但此項方式會使製紙的成本增加,轉嫁於消費者。故布紋紙在當時,並不是廉價紙張。

銅版紙 (plate paper)

       十八世紀的資料顯示,銅版紙薄且柔軟,上膠較少,在銅版印刷時用。雖然現在銅版已與布紋紙合用,但早期是有平行水印的。  1797 年,大英百科全書中銅版紙的定義為:「柔軟且品質均勻」,「自然的白色,有均勻顆粒」,「與銅版緊密接觸」,十八世紀銅版紙上輕膠,十九世紀起即不再上膠了。英國的印刷品在1760 年之後,戲劇性的大量增加,而受到人歡迎的印刷技術,則包括了銅版明暗色調法、軟底蝕刻法(soft-ground etching)、點刻法(stipp1e)及銅版蝕刻法(aquatint)。這些豐富的銅版效果,提高
了使用紙張印刷的興趣。西元1773 年Whatman 公司為收藏家而特別製造了銅版紙,稱為博物館紙(antiquarian paper),其規格為53”×51”,這是英國博物館協會委託製造的。

       十八世紀,已有許多植物學、動物學的插圖,以銅版印刷方式呈現,在黑色版印完、乾燥後,以水彩逐一著色,既可避免多色套
版的繁瑣,又可保留手工著色的偶然效果。

繪圖紙 (drawing paper,即水彩紙的前身)

       所謂繪圖紙,在十八世紀為可用以繪圖的紙的通稱。然而在1800 年左右,繪圖紙是用來專指水彩畫所使用的圖畫紙。此名稱則是我們所說的水彩畫紙最接近的說法。在十八世紀以前,少有畫家使用繪圖紙,然而書寫紙的使用很普遍。書寫紙通常很光滑,具有平行印痕,但因其易於積存墨水或水彩顏料,許多畫家並不喜歡使用。畫家根茲巴羅(gainsborough,1727-1788)起先選擇使用書寫紙繪圖,後來發現書寫紙吸收水彩和墨水過多,乃將書寫紙上膠,上膠方法便出現在當時的藝術家手冊中:「一品脫的清水加四盎斯的明礬(roch alum),煮到明礬溶化;或是兩夸脫的水,加入半磅的明礬,加熱至明礬溶化,再將之用棕色紙過濾,以便使用。使用任何顏料之前,應先用這些水把畫紙濡濕,可防止顏料的滲透,並增加色彩的光澤與美觀。」除此之外,另一例是以魚膠用水煮沸,直到它顯得粘膩,在繪完輪廓後,趁熱把它塗在輪廓內,必要時可重覆使用,此法可用於紙及緞。

       藝術家可選用任何他們喜歡的紙繪畫,例如根茲巴羅便使用書寫紙與印刷紙來作畫。1796 年,吉爾丁(Girtin,1775-1802)便開始使用「藥筒紙」來畫水彩畫,就如前面的段落提到,這種紙厚而粗糙,是由多種原料混合製成,價格較廉,無紋路,顆粒較粗,呈褐色的色調。同時代的許多人都曾使用過藥筒紙來畫水彩,但以吉爾丁所使用的視覺效果最好。西元1802 年他去世時,許多專業及業餘畫家,紛紛開始找尋藥筒紙,以滿足他們的喜好。紳士雜誌曾載述:「Girtin 是首位以藥筒紙來表現繪畫者,這樣可避免有色紙普遍存在的多種污點(指紙上的色斑、鏽斑等小點)。」西元1870 年左右,另一種紙「荷蘭藥筒紙」(Dutch Cartridge)逐漸受到畫家的喜好。荷蘭藥筒紙是一種較厚的紙,比吉爾丁使用的粗糙紙品質好,而通常這種紙是白色的且顆粒略大,雖然顆粒略大會使紙質較為柔軟,但如缺乏這些顆粒.鉛筆的痕跡將會很難以留下。對於水彩畫而言,紙張的顆粒是非常重要的,稍微不規則的顆粒所增加光的反射,可以加強光的震動感與明亮度。紙張的厚度也很重要,繪畫所涉及的技巧,如刮、擦、洗、抹等,都必須在較厚的紙張上施行。約翰.瓦爾利(John Varley,1778-1842)就曾說:「對水彩畫而言,藥筒紙所具備之性質、厚度與紙紋均甚重要。倘若使用薄的布紋紙。最好先將兩三張紙粘在一起,但這樣則比厚紙皺。」

光面紙(glazed paper)

       紙張的顆粒,可以加強影像的某些效果,然而減弱其他的功能。因此,較精細的作品就使用光面紙。光面紙是十七世紀時,產生於英國,但直到十八世紀才成為白紙中的翹楚。紙張自兩個鋼製的滾筒之間壓過,以獲得所需要紙張的強度、光澤與均勻的厚度,這就是光面紙。

顏色紙(colored paper)

       西元1770 年,Charles Fearne 和James Gray 首次將不上膠紙張染色,取得專利。到了西元1796 年,Thomas Cobb的作法卻大大地不同,他是將木漿染色,是依照紡織物原料染色的原理,而這個程序可產生光潔有色的紙張。Cobb 所製造最好的紙張是暗色調,尤其是深褐色、橄欖色及土褐色。「Cobb」的名字,就成為十九世紀中,深褐色、橄欖色及土褐色紙的代名詞。

雜項紙張 (miscellaneous paper)

       十八世紀可買到兩種特別紙,一種是描圖紙(tracing paper),另一種是混凝紙(Paper-Mach’e,用於製造盤盒等可塑性紙材)。十九世紀之前,描圖紙的名字是「透明紙」(transparent paper)或oyled paper,直到十九世紀才開始使用「描圖紙」的名詞。西元1778 年藝術家手冊中,即記載了這種紙的造法:「取一張最薄或顏色(褐色)最淡的紙,並將之完全塗上松節油,紙張乃立即透明。」

       十八世紀後來,機製紙產品逐漸流行,製造出多種型式的混凝紙,例如建築裝飾用紙、鼻煙盒、茶盤、轎子模型…等等。他們大多是以木漿和分層的方式來製造的。最初,混凝紙只限於木漿紙(pulped paper),而分層紙(layered paper)通常稱為「紙具」(paper nares)。後來,兩種都稱為混凝紙了。製造混凝紙的木漿,是由碎紙片將之煮沸而成,並加入一些水溶性黏著劑如阿拉伯樹脂或骨膠,偶有其他添加物,例如麵粉,鋸屑或石膏等。

各種有色紙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