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架構與律動美感之探索

青年畫家馮金葉水彩畫首次個展

 

         一幅合乎比例,色彩透明清新,光影變化有序,透視平實,加上輕快的筆調聚合了某些好條件,這就是常被認為水彩畫中的標準形態。

        怎麼畫水彩畫?這問題真不能三言兩語就交待清楚的,也許有人能夠。人們大多數會聯想到─「唔!他的木炭素描畫得好,活用色彩原理,水彩就會畫得好吧!」這可能答對了一部份,往往許多許多人由還不太壞的素描基礎,轉入注重色彩,和水份配合關係的水彩習作中,而能得當的。你會發覺顯然是兩回事,並往往感到困惑和力不從心的現象。如果一旦把水彩與素描兩方面的難題打通了,有了穩定的成果,你可能會驚歎自己進步神速,把握著要領而成就可期。追究原因是人們較早接受具體事物,在寫實的工夫上有了成效心得,繼而更做到適當的調整,畫面看到逼真的形,何善於經營氣氛、質感、重量和控制色調到達頗為滿意的階段,餘下的問題,你就得決定是否這樣畫下去。對此間的水彩畫家而言,懷舊是普遍的,涉及自然之美,鄉土之情的繪畫,往往被大多數人所習慣和接納,成為是所依循的目標。於是這兒很好的寫實高手一個個面世了,那一般水準的,畫歷不深的寫實風格追求者,同時並存。漸漸地寫實,具象或稍具寫意傾向的風氣形成,而散佈全臺灣畫界中,持續有年而歷久不墜。

        馮金葉,一位年青的美術老師、女畫家,水彩質材深深的愛好者,她形成的水彩理念,卻可比喻為畫壇中的「稀有動物」或「少數民族」的風貌。她既是醉心具象藝術,也贊同寫實的手法,只是她不以純客觀寫實為滿足,腦海媞c築著與別人不盡相同的路子和方向。

       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美術系的她,是以離奇的求學過程─橫跨日夜間部共三屆之中,在自助旅行之風未盛時,曾暢遊南歐,感染藝術自由的氣息而多所脾益。馮金葉終於平順的完成學業於日間部,這也許是她尋求理想的做法,一如畢業後執著於水彩興趣和探究過程,有著性格上相關的趨向似的。她比同窗及學兄學弟少了一份求名的心情,而是自得其樂的生活與遐想,把心思放在思索有關水彩藝術的種種問題上,包括那實際的,推理的實驗與空想的範疇等。

       在大學修業的青年們,都會關心自己當前與日後的藝術發展之途,對中西畫的研究,對繪畫、美術史、藝術概論、文學都希望能多投注,關注,來充實自己,因此敬重師長們,並以教授為榜樣,珍惜學習機會,對餘下時間善加運用和吸收新知,從傳統、近代和當今的美術運動,中西大師的傑作中,起了啟示作用而收益。馮金葉不例外也如此逐步求進,茁壯,從技巧練習,實驗與反覆思維中作出珍貴的結論,於是她定立以繪畫和理論並行的原則,加強創造的深度,以求繪畫中真情的流露,秉持摯情於美善的高尚境界。

        輕描淡寫,固然是水彩畫表現與技法、特質的一種,而水彩藝術的研究,在金門街畫室進修畫課中,繼同窗張立志、蔡文恂、姚炳煊努力之後,馮金葉是另一位熟悉此畫法,而又執著於繪畫的實驗性和創造性,及其關連的年青人,對水彩畫表、裡的難度和藝術本質的要求,永遠是她們秉持的態度。馮金葉鍥而不捨地探索,她喜歡英國畫家泰納的色感,處理氣氛的手法,一般英式水彩畫所具的典雅。她輕輕掠過柔和的印象主義,對現代繪畫種種反而寄以相當的興趣,馮金葉投青眛並激賞藍騎士畫家馬爾克的強烈色彩,畫面分割,充滿單純品性、動物關懷和自由意象的水彩油畫傑作。

        不再耽擱於甜美的氣氛,過度的光影支配,她減低物體固有色,客觀描摹和敘述性的程度,而投向繪畫中純粹性,形、色均衡和結構之美,注意畫面張力等,並在點、線、面基本組織中安排出「韻律」與「新秩序」。從立體、空間性轉化為平面的現象或交流中,注重其抽象性和靜中隱含的呼應動勢和衝擊力量。保留具象條件,使源於穩定的美感情操和知性之中隨時觸動轉化出一股變幻、流竄的詩情。打破單調、固守的局面與方法,拓寬了她目前靜物為題的水彩畫視野。

        然而,繪畫藝術的風貌的與風格的形成與差異,是取決於畫家的品賦和後天運作條件的,而對方向、派別、傾向則應是各適其適,順應性格與自然的演變。馮金葉走出了發展的第一步,以近年來及最近作品之精英數十幀,展出於師大美術系畫廊,她本人則以虔誠而興奮的心情,等候學界、藝術界先進、同好的蒞臨指導,初試啼聲,作拋磚以引金玉良言之舉,對其作品之優劣點,請不吝賜正為禱,使其能去蕪存菁,作日後之參照焉!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所教授

                                                   1995.

 

《相關作品  敬請按此文字進入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