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出生於吉林省敦化縣官地鄉一個小山村。

1955年考入魯迅美術學院附中。

1959年考入魯迅美術學院油畫系。

1960年破格進入羅馬尼亞愛烏琴博巴教授的油畫訓練班,1962年以研究生資格結業。

1964年入伍,長期從事業餘美術教育工作,自1974─1989實施了自定的15年育人計畫,結果有50余人成為了中國美協和省美協會員,這一成就得到軍內外美術界的高度讚揚。

 

擅長油畫和水彩畫。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重要展覽,先後赴美日法韓突尼西亞等10多個國家展出,多次發表和被收藏。水彩畫《初雪》獲美國金獎,《朋友》獲美國126屆世界水彩畫展優秀作品獎,《耄耋老人》獲美國前總統獎。1992年為台灣著名作家林海音代表小說《城南舊事》作水彩插圖60余幅,分三冊精裝出版世界發行,並於199219931994連續三年獲國際插圖大獎。

 

他的水彩藝術成就獲得國內和國際高度贊譽,特別是他的水彩人物,型式嚴謹濃重,色彩高雅,筆法灑脫,形神兼備,其表現力不亞於油畫。諸如《陝北老農》《初看世界》《人間聖母》《秋趣》《衛士》《非洲的太陽》《耄耋老人》《烏蒙漢子》等都是膾炙人口享譽世界之作,被贊為“世界峰巔”“無與倫比”“美不勝收”“大師風范”,是“激動人心的”“消魂奪魄的”“足以使人暈倒的”“才華橫溢的”“已達出神入化的境界”……1992年被英國皇家水彩畫協會主席勒斯裡沃思先生吸納為他組建的世界十人水彩名家代表團。沃思稱揚他“想不到中國有這樣高水準的水彩畫家,他的畫清新優美,每幅畫都是一首抒情詩。”並邀請他加入英國皇家水彩畫協會。

 

1996年,受文化部委托,作為中國水彩畫專家赴突尼西亞舉辦中國水彩畫展其中有他12幅精品,結果獲得極大成功。人們盛贊他的作品是“不可思議的”“人類幾乎達不到的”稱他為水彩畫的“魔術師”,崇拜者追隨學畫者頗眾,甚至認為他畫得好是畫筆有祕密,收藏了他全部的畫具,特邀他為美術學院講學、拍攝電視專題片。

 

19982000年在北京中國美術館炎黃藝術館以及山東濟南市分別舉辦了個人水彩畫展,更是盛況空前”“好評如潮巨幅水彩人物畫《鄉情》刻畫了幾十位性格個異、表情生動、呼之欲出、純樸動人的陝北農民形象,開創了用水彩深入表現眾多人物的先河,將中國水彩畫推到前所未有的境地展覽會出現了觀眾被感動流淚的動人情景。

 

2005年,應邀到美國舉辦第一次個展,取得更為驚世的成就,被作品感動落淚的美國觀眾甚至大大超出了國內觀眾。電視台製作了DVD,廣播電台錄製了訪談節目,作家為其著書,評論家稱他不屬於中國也不屬於美國,屬於全世界,是世界藝術的主人﹗觀眾以創記錄的高價位收藏了多幅作品,其中《耄耋老人》在展出期間就榮獲了美國第85屆全國水彩畫展大獎──“前總統獎並因此被吸納為美國國家水彩畫協會會員,受到美國人的尊敬與愛戴,為祖國贏得了榮譽。

 

2007年,第二次赴美舉辦個展。此次共展出三個地點,紐約、休士頓、格林斯巴勒。歷時三個月,所到之處依然引起轟動,由於新創作了一些美國題材的作品加入展出,引起美國觀眾的更高熱情,畫價又飆升。還應休士頓水彩畫會之邀進行教學,學員均是休士頓水彩畫會的水彩畫家們,教學取得極大成功,學員們甚至調侃地說,要將他綁到桌子腿上不讓走了。現下美方以極大的熱情製定了今後若干年的展覽計畫,我們期待著更加美好的未來。

出版有一些書籍和光碟。美國2007年出版了英文專集《如首首動人的詩---關維興大師水彩作品》。

 

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美協水彩藝委會副主任,全國美展水彩畫評委,國家一級美術師,美國國家水彩畫協會會員(NWS)

 

 

1   耄耋老人

 

關 維 興 小 傳

       關維興這個農民的兒子,1940年出生於吉林省長白山一個小山村,那時故鄉還處在日本侵略者的佔領之下,生活十分窮苦。父母除了給孩子們以偉大的愛,設法養活他們外,別的就無能為力了。既沒有能力讓他們讀書受教育,更不能給以藝術熏陶,因為父母不是藝術家,甚至連一個字都不認識,但他作為父母六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和唯一的男孩,獲得許多額外的自由。雖然他不知道世上還有藝術這一行,也不知道還有藝術家和藝術博物館,可他小小的年紀就覺得把心靈中美好的感覺用圖形展現出來是一種快樂和滿足。於是他像一頭小鹿,東奔西跑,用那稚嫩的小手,握著干樹枝或木炭塊,這寫寫那畫畫,破舊的門板、殘破的窗戶紙、打穀場平滑的地面都是他作畫的場所,經常弄得滿身臟黑,每當吃了西瓜之後一道道瓜水流過沾滿灰土的小肚囊,小肚子便成了一幅生動的水彩西瓜靜物,惹得母親又好氣又好笑,只得帶著兒子到村邊小何去洗澡洗衣服。

  日本人投降後,八歲才上鄉間國小受教育,由於成績優異,不斷跳級,繪畫的愛好也一直伴隨著他。1955年他已十五歲,偶然機會,這個從未見過大城市膽怯的農村孩子,在一個大同學的帶領下,膽瞻心驚地到哈爾濱投考設在沈陽的東北美專(現今的魯迅美院)附中。誰知幸運之神降臨了,是著名的畫家、教授王盛烈先生主考,於是作為這個考場僅僅五名被錄取者之一,進入美專附中,開始了真正的藝徒生涯。遇到的第一任老師就是王盛烈先生的夫人,教育家呂複慧先生。老師的教導象一把把金鑰匙,打開了學生們愚鈍的頭腦。關維興在一篇短記中就這樣寫道︰

  “記得在附中的第一個夏天,老師帶領我們去沈陽郊區深入生活,我這初踏藝術校門的人,面對豐富多彩的生活既激動又不知所措,心中十分茫然。

  一天,我坐在村頭一片草地上,草地平淡無奇,只有一些不惹眼的小野花散落著,間或幾個小水坑靜靜地反射著鉛灰色的天空,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但不知一絲什麼情,牽著我勉強地畫了一張水彩寫生,誰知呂老師此時站到了我的身後,稱揚道︰‘這張畫你畫得很好。’我不解地望著老師並低聲的說︰‘我可沒覺出哪兒好。’老師說︰‘以後你就知道了。’而今,這張畫早已不複存在,但由於老師的一句話,竟讓我記住了它的概貌。幾十年過去了,可我還常常想那張畫究竟有什麼好?逐漸猜想到,大概是我描繪的那條伸向天際的地平線及陰霾的整體氣氛,碰巧表現出了某種意境,這恰恰是當年的我認識不到的。對此事的揣磨激發和強化了我追求意境的意念,因為,唯有意境才是風景作品的靈魂。

  老師一句話,指導我一生。”

  1959年,命運之神又一次降愛於他。作為油畫本科一年級學生的關維興,破格考入了羅馬尼亞專家埃烏琴•博巴教授的油畫訓練班。按規定這個班只有本科畢業以上學歷者方可考入。以至於起初博巴教授發覺這個學員資歷太低而感到不快,不想要他;但在審閱學生考試作品時又稱他“很有繪畫天才”欣然地留下了他。在那裡兩整年的系統學習,博巴教授給予了完整的西方繪畫藝術的觀點和技巧,加之原先蘇聯契斯恰科夫體系的訓練,便以得天獨濃的資歷走上了真正的藝術之路。

  1964年,時年24歲血氣方剛的關維興,在美院任見習助教,正要全力施展技藝於鐘愛的油畫藝術時,幸運之神這次卻遠離了他,意外地被選拔入伍,去了邊疆高機密的部隊,在偏僻封閉的部隊裡從事了八年的基層群眾性的實用美術工作,後來才被調到北京總部機關。對這段長時期的碌碌無為深感惆悵但又不甘寂寞的他,自找了一份苦差事,用他生命最光彩的時段(30-50歲),實施了他自己設計的十五年育才計畫,即︰對基層初級美術骨干實施15年連續系統訓練,成為進階美術人才。經過多年艱苦繁重的工作,於1990年如期完成,共有50余人加入了中國美協或省級美協,湧現出了一批軍內外頗有影響的青年畫家,如油畫家駱根興,國畫家陳鈺銘、王野翔,版畫水彩畫家李亞軍等。也使他所在的國防科工委擺脫了在全軍美術工作落後局面,進入先進行列。這一成就得到軍內外的廣泛高度贊譽。

  雖然如此,軍旅生活中那種特定的非專業條件,卻無情地限制了他油畫的發展,甚至到了不能為的程度,無奈才揀起了水彩這個不需多大空間的行當。開初是想借水彩滿足油畫的慾望,而後被水彩的特殊表現力和獨有的韻美所吸引,進而要為更深地開拓水彩的生命力而奮鬥,想“試試能否改變一下水彩在人們心目中以及在藝術殿堂中的地位”。於是關維興便成為了我國當今專攻水彩的少數畫家之一。他認為,作為一個優秀畫種的水彩,具有很強的生命力和很大的潛力,在我國它所以被貶為短劇遭到歧視,主要原因是水彩更深層的表現力尚未被充分挖掘出來,特別是最具分量、最見功力的人物題材的薄弱更是關鍵。為此,他憑借深濃的油畫型式功力,向水彩人物這個頑固陣地發起了衝擊。

  80年代初的一些作品,諸如《華北老農頭像》《白衣護士》以及獲第六屆全國美展優秀作品獎並為中國美術館收藏的《冬雲》《撫貓小童》等,以其準確生動的形象,立即受到全國水彩界的注目,這給了關維興以信心,便埋頭攻起水彩人物來了。

  進入90年代,隨著大量優秀作品的湧現,他的水彩人物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蜚聲國內外。表現塔吉克小女孩的《朋友》,參加美國舉辦的第126屆世界水彩畫展後,被選為優秀作品在美國全國循展一年,許多熱情的美國觀眾寫信給關維興稱揚這件作品是“展覽會中最好的”是他們“最喜歡的”並咨詢有關創作情況和水彩技法;表現北京風情的《京味》在國外展出時被評論為是“純西方高度水彩技巧的傑作,同時又融合了中國畫大寫意的情趣。”因欲收藏者頗眾,展覽會不得不聘請一位先生作“仲裁”,以時間為據,判給了一位幸運的先生。此作品歷時三年,先後五易其稿,不但全被收藏一空,國外尚有十數人還想再能收藏到它;90年代初期,還應台灣著名作家林海音親邀,為其代表作小說《城南舊事》用水彩繪製了80余幅精彩插圖,分三冊精裝出版,連續三年獲國際插圖大獎,在台灣和國際上獲得巨大影響。英、德、比、法等許多國家購買了版權;其他水彩作品如《人間盛母》《秋趣》《初看世界》《版納小和尚》《塔吉科女孩》《盛裝的少女們》《女人體》《陝北老農》等無不享譽中外。

  但關維興並不滿足個體肖像式人物創作成功,近年來又嘗試著多人物、重分量題材的創作。1995年完成的描寫新疆塔吉克族婚禮刁羊的《歡樂的天山》、1997年創作的表現八路軍歷史題材的《戰鬥裡成長》都取得了驕人的成果;特別是描寫陝北農民看戲的《鄉情》,自1990年起,第一稿尚未及面世便被美國人收藏,多次參加美國國內展覽,多次見著美國報端稱︰“該作品是本次展覽的代表”“作者描寫的是農村景象,刻畫出了農民看戲的不同生動表情,證明了畫家的偉大天才和高度的藝術技巧”……在美國,一幅水彩畫能被認定為一個綜合美術展覽的代表,一反如我們國內對水彩畫的歧視,對關維興無疑是一個很大的鼓舞,於是1993年又畫了第二稿,後被德國人收藏。1998年畫了第三稿,就是這幅200x130cm的大型水彩作品,比前兩稿作了較大的改進,刻畫了幾十位形象生動、性格各異的鮮活人物。型式準確、筆法剛勁、刻畫精到、極見功力,開創了以寫實模式用水彩表現眾多人物的先河,將水彩人物畫推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並且在八年裡三易其稿,更顯畫家對水彩人物畫的執著追求,這實在是當今水彩界乃至整個畫界極少見的,獲得國內外高度的贊譽︰是當今世界無人能比的。他這樣表述對水彩人物的追求︰

  “水彩人物委實太難了,迫使不少人望而卻步。但是,既然人類創造了這么美妙的藝術手段,又有許多人獲得了成功,創作出了那麼多動人的佳作,那我們也可以試一試。恰恰因為難,才意味著那裡蘊藏著並非唾手可得的誘人之美;也因為難,更能激發尋求特殊之美的勇氣和慾望,經過有識之士們的打拼,水彩在中國必將與其他畫種一樣光彩奪目”“從事水彩人物畫的難點在於對美人式的‘人形靜物’的超越,使自己筆下的人物上升到‘形象’的高度。形象這個概念,是畫畫的人要認真琢磨的。我喜歡用‘形象感’這個詞表述對形象的理解與追求。那些具有頭班、年齡、性格甚至地域特徵的,當然最重要的是具有真實內心情感的人物型式,才能稱得上是形象。你筆下的人物只有被觀眾認可是形象了,它才是有生命的,才真正的具有了藝術價值。”

 1996年,我國按有關協定在北非的突尼西亞國舉辦“當代中國水彩畫展”。關維興作為水彩專家隨團前往。按突方要求,要展現專家的作品風貌,並在開幕式上作現場作秀。為此關維興帶去了自己12件水彩作品,第一次比較集中的向外國觀眾展示自己的水彩作品,應約在開幕式上作了水彩人物畫的成功作秀,受到到場的突尼西亞政府官員、各國駐突大使、畫家、群眾的高度讚揚。稱關維興的作品是“不可思意的”“人類幾乎達不到的……”將關維興團團圍住,許多人當場提出要關維興收他們作學生,政府官員則表示歡迎畫家儘早再來突尼西亞,免費提供一切條件,住在國家“國際文化藝術中心”搞創作,國家定向收藏他的作品,甚至有人認為,肯定是關的繪畫工具有祕密,收藏了他的全部畫具。還額外邀請關維興為突國美術學院講課,文化部長親自作主持人帶領電視台拍攝專題片。觀眾之踴躍氣氛之熱烈都是突國少有的。時值《民眾日報》住北非片的記者也被此情景所激動,在《民眾日報》上作了較詳細的報導。

1998年中國美協和總裝備部政治部在中國美術館,為他舉辦了首次個人水彩畫展,引起強烈反響,觀眾爆發出極大熱情,許多觀眾多次重複觀看,有的甚至在6天的展期裡來了6次,媒體用“盛況空前,好評如潮”作了概括。觀眾們說,這些畫太美了,怎么也看不夠;說,最好不要撤下,應永遠陳列,以便隨時來觀賞;說,其中許多堪稱國寶,千萬不要流到國外;說,藝術到了這樣純青的份上,再也沒有了現代與道統、先進與落後理念之分,有的只是美的享受;說,這些畫給人的是一種衝擊和震憾,這種感覺已多年未遇了;說,看了這樣的水彩作品,無人再說水彩是短劇了,她給人的美感不亞於任何其他畫種,而且它獨具的美,反而是其它畫種所不能的;說,這些佳作即使立於世界水彩藝術之林,亦絕不遜色於古今中外大師;其出類拔萃之手筆,可與任何大師先哲一比高下﹗75歲的廖靜文先生甚至激動地說“我一生都難得見到這么好的水彩畫”又說“這些畫比油畫更有韻味,實在太美了”說,只有畫家尊重觀眾,觀眾才會如此熱情地給予回報;說……總之,展覽為水彩藝術贏得了榮譽。

 

2005年,應邀到美國舉辦第一次個展,依然非常成功。被作品感動落淚的美國觀眾甚至大大超出了國內觀眾,演繹出許許多多動人的故事。電視台製作了DVD,連續播放,廣播電台錄製了訪談節目,作家為其著書,評論家稱他“不屬於中國也不屬於美國,不屬於北京也不屬於格林斯巴勒,屬於全世界,是世界藝術的主人﹗”觀眾贊譽其畫作為大師作品,以創記錄的高價位收藏了多幅畫作,其中《耄耋老人》在展出期間就榮獲了美國第85屆全國水彩畫展大獎──“前總統獎”;他本人也因此被吸納為美國國家水彩畫會會員,受到美國人的尊敬與愛戴,為祖國贏得了榮譽。

       2007年,第二次赴美舉辦個展。此次共展出三個地點,紐約、休士頓、格林斯罷勒。歷時三個月,所到之處依然引起轟動,由於新創作了一些美國題材的作品加入展出,引起美國觀眾的更高熱情,畫價又飆升。還應休士頓水彩畫會之邀進行教學,學員均是休士頓水彩畫會的水彩畫家們,教學取得極大成功,學員們甚至調侃地說,要將他綁到桌子腿上不讓走了。現下美方以極大的熱情製定了今後若干年的展覽計畫,我們期待著更加美好的未來。

       而今,他的聲譽越來越高,諸如“大師手筆,大師風范”“出神入化,爐火純青”“無與倫比,美不勝收”“比油畫還要精美還要耐看”……不絕於耳。就連公認的水彩最威權的英國皇家水彩畫協會第二十四任主席年已72歲的沃思先生(Mr.Worth)也將關維興列入他組建的世界10人水彩名家代表團成員(亞洲唯一),還親自到北京會見他,十分讚賞他的作品,並有意邀他加入英國皇家水彩協會。他的水彩畫在海外,在沒有施加任何影響的情況下(沒辦畫展、沒發行畫冊、沒作任何宣傳)取得了少有的高價位……於是海外出版家、畫廊紛紛找上門來,迄今提出要為他辦展的不下二十余家。凡此種種,都令他感慨﹗但他全然是一顆平常之心,婉辭了這些出書辦展的邀請。他一直不認為自己已有什麼成就,因為他覺得水彩太難了,客觀上又讓他開始得很晚,許多課題有待探討,一些縈繞心頭已久的主題,還無暇顧及。比如,巍巍的黃土高原給了人類生命,但卻讓人們終生與繩索為伴,最後還是用繩索捆綁著收歸黃土,其中蘊藏的深深哲理;又如,令他這個游子魂牽夢繞的故鄉,那裡一草一木,鄉親們一舉一動其中演示的親情,都牢牢佔據他的心底,都想去觸及,真可謂任重而道遠。為此,他使自己一直處於探索之中,不願停步,他不少作品長時間經營,多次易稿就是這種心態的真實寫照。何況他那拳拳愛國心,他不想讓優秀作品全部流到國外;更有對同胞的深情,令他不能自已,那年到雲南邊疆採訪,看到某少數民族那牛欄都不如的校舍,他和同伴,一道含淚當場捐助。這種愛心成了他藝術理念的核心。他這樣說︰

  “藝術作品應是美的,孕育它們的生活是充滿陽光與愛的,雖然也會有陰霾與罪惡,但確更激起對陽光和善美的渴求。我熱愛生活,絕不冷漠相待。一個人在世間成長;離不開他人的保護與愛撫,世上沒有一個能脫離開他人的‘自我’。因此,我不願意去經營那種自私的、晦澀的、自慰自娛的東西。我畫早春是讚美清新的空氣和明媚的陽光;畫老農是稱揚純樸與善良;畫鄉情是謳歌養護過我的那些具有溫馨胸懷的人們;畫兒童是表露我的愛並憧憬人類美好的未來。我愿把對生活的熱情透過作品獻給觀眾,愿人人都建立一個充滿陽光和愛的內心世界。

水彩畫,只畫得很像是不夠的,它應有生命,它應活起來,它應是愛和美的使者,它應屬於全人類。”

關維興現下還擔負著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美協水彩藝委會副主任、全國水彩畫評委等社會職務,還須分出一部分精力作發展社會水彩事業的工作,履行著自己社會職責。

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美協水彩藝委會副主任,全國美展水彩畫評委,國家一級美術師,美國國家水彩畫協會會員(NWS)

 

陝北老農

 

 

 

創作理念與實踐

 

關維興

 

 寫文章對於我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難熬透了。因為凡一段文字如同一幅畫一樣,都應能向讀者敍說些什麼,這真難。

 

 當今藝壇頗流行追求晦澀味的作品,它的敍說得讓人猜,甚至得費勁地猜,作者以期用這種技巧去脫俗,贏得讀者的敬畏。這雖然不失為一種文體、畫體,也每每給人以雅興,可我覺得這不應是唯一的,還應有另外一種能讓人順利讀懂的比較“白”的種類。文字是寫在紙上的話語,繪畫是眼睛可聞的心聲,都是交流感情的工具,讓人懂應是首要的。凡能一眼看懂頃刻領會的作品,諸如昂格爾的人體,齊白石的遊蝦,魯迅先生倡導的白話文,大唐詩人白居易能為老嫗深解的詩作等,歷史證明,其藝術價值並不低廉,也未必不雅。當然這些大師們的“白”那是一種深白。

 

     我的畫和文也想白一些,一是覺得這些白的東西當前似乎仍有存在的必要;二是作者本也深不起來。作為一名畫夫平時連話都說不清楚,何況見著文字,加上畫作的貧淺,無奈只能白了,而且只能是淺白。不過也暗存一個企望,想讓人讀起來不那麼費勁,藉以減少因浪費讀者的時間和精力的內疚感。

       我出身於吉林省敦化縣一個小山村,後來在美術學院及羅馬尼亞博巴教授那堜瓴ヲ珙高o畫,與水彩本無緣,何以畫起了水彩?原因有三:其一,我所處的客觀環境長期以來無法讓我堅持和發展所學油畫;其二,水彩獨具的韻美、生命力及表現力也深深地吸引著我;其三,在我國雖然從事水彩的人相當眾多,涵蓋的年齡段也寬,但卻因種種原因使其得了一個小品的印象,地位居於各畫種之末,甚至被有些人貶為無能者所為的畫種,沒有獲得如在英美等國度堥獐侚釵釭漲a位,這是不公平的。所以我想一試,並與全國水彩同行一道,試試能否改變一下水彩在人們心目中或在藝術殿堂中的地位。這媥G重聲明,我們所期望的改變,不是讓別的畫種退讓下去,而是讓水彩進步上來,作為一朵同樣好的鮮花共濟於百花園。基於此,我選擇了水彩,特別是水彩中艱難又不討好的人物為課題。

  正如大家所見,近年來我國水彩畫有了長足的進步,可喜可賀。我本人也隨流得到中外不少、不小的讚譽,但我不敢苟同。要掌握人物這個最富變化又最不容許變化的課題,尤其想獲取窺探人物心靈的本領,獲取水彩獨有的俊美,委實艱難,至今也絕少體味過成功的喜悅,多是失敗的苦痛,我仍在苦苦探索,可謂任重道遠。

 

  我想,要破除水彩的小品印象,就要加強其分量感。分量感不只在於主題的難與易、畫法的工與寫、畫幅的大與小、色彩的厚與薄、製作時間的長與短,全在於內涵。內涵是包括上述因素在內以及另外的諸如構圖、構思、材料、技法等所有因素的總和。而情趣應做首推。情趣這個概念不少人都在用,但從不少作品顯示出,有的人是誤將情趣當作了趣味的同義語,只重趣而忽視了情。他們以極大的熱情去追求水的趣味、筆墨趣味、肌理趣味,有時被偶現的漂亮的肌理效果所統治,儘管它對於主題的表達並無多大意義和作用,甚至相悖,但還是緊跟著走,儘量去符合它,置犧牲“情”的表達於不顧,忘記了自己究竟在畫什麼,結果導致作品的膚淺。其實情趣二字是極達意極辨證的。趣無疑是重要的,它是方法、是手段、是技能和可看性,不過只有在它能傳情時才真正具有了價值。而情,或稱作神或靈魂,才是目的和歸宿,才應是孜孜以求的。

 

       作為人物作品,情主要是內在情感。這內在情感的刻畫可不僅限於會做表情的五官,還要依仗被稱作第二表情的手足以及軀幹的動勢,甚至衣紋。因為這些動態依據不同內心情緒所生成,也就是特有的內心情感決定著特有的外在動態,我們必須善於捕捉到這些,並借助它們返回來描繪人物的內心世界。如達.芬奇的《蒙娜麗沙》除了運用閃爍聰穎目光的眼神、微動欲語的嘴唇外,還得益於穩重的構圖、平置的身軀、柔緩的手勢、恬靜的衣紋、和煦的光線,完美的表達了這位貴婦人沉於心際的溫靜之氣;而席堿_的《梅杜薩之筏》則除了人物準確的表情之外,也得益於陡斜的構圖、劇烈扭動的軀體、緊張的手勢、飄動的布紋、翻騰的海浪、強烈對比的光線,深刻地揭示出掙扎在死亡線上人們的動盪不安、驚恐求生之情。作為風景作品,情為意境。意境就是超越“畫什麼像什麼”之上的能觸動讀者情緒的那種感染力,那種深情。作為靜物,則可著重於趣。總之,舍去情,難以取得水彩作品的分量感。

 

  藝術作品應是美的。孕育她的生活是充滿陽光與愛的,雖然也有陰霾與罪惡,但更能激起對陽光和善美的渴求。我熱情擁抱生活,絕不冷漠相待,一個人在世間成長離不開他人的保護與愛撫,世上沒有一個能脫開他人的自我。因此,我不願意經營那種自私的、晦澀的、自慰自娛的東西。我畫早春是讚美清新的空氣和明媚的陽光;畫老農是頌揚純樸與善良;畫鄉情是謳歌養護過我的無數具有溫馨胸懷的人們;畫兒童是表露我的愛並憧憬人類美好的前程。我願把對生活的熱情通過作品獻給觀眾,更願人人都建立一個充滿陽光與愛的內心世界。

 

  水彩畫,只畫得“很像”是不夠的,它應活起來,它應有生命,它應是愛和美的使者,它應屬於全人類。

3   深秋

4  山丹丹

5  喜慶日子

6  花臉

7  衝向天邊的隊伍

8  幸福老漢

9  美國西部風光

10   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