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林毓修

謝明錩


 

就因為少了生動寫實的人物畫,台灣水彩畫史長久以來懸缺了一塊。毓修的出現,其實應該是驚天動地的,但就像他含蓄內斂的個性一般,他「悄悄的」補足了這一塊。

他的人物畫呈現一種絲般的光澤,不大的對比,不艶的色彩,柔柔的,輕輕的,沒有硬筆觸,也沒有硬邊界,但,該有的都有,精密寫實到令人驚訝。

他致力處理那些讓你在不經意間看不到的東西,把驚呼掩蓋在細節之中,但又不忘以精湛的素描駕馭流動不經的水分,使其顯現鮮活準確的外形。

他的皮膚顏色抓得特別好,不黃不紅,灰冷之中還微帶點綠,老人的手浮著血脈,臉上爬著皺紋,但這些起伏全隱在表皮之下,一點也不生硬。他們的眼瞳像玻璃般反光,明顯覆蓋著一層水,皺縮的眼角還帶著一滴淚。短髭與白鬚都畫出來了,卻是纖柔有致,毫不雕琢。

他以薄淡的水層層敷色,縱使反覆疊染,卻總是不髒不膩,一切局部都含在整體之中,所有細節在融合裡微微分離,沒有什麼被阻隔了,一切都可穿透。

不必摸到、抓到或者誇張的看到,他從不多筆卻讓我們深刻感覺到了。這絶不僅僅是肖像畫,因為他滋潤的不只是我們的眼睛而是心靈,因為他讓我們看到的不只是皮相而是氣質、個性與心情。

這是深刻人文內涵所藴育出來的人物畫,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幅男人、女人、孩童或者老者的肖像,我只看到哀怨、天真、憨直、優雅或者楚楚可憐。

這就是林毓修,在台灣水彩畫壇堙A他驟然崛起,只是你可能還沒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