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神是不捨、石頭皆鄉愁 !

鄭萬福


 

從畫會之友、同鄉之誼到良師益友,相逢自是有緣。

   大約是在13年前,剛加入新莊現代藝術創作協會之時,認識了毓修老師。當時還不熟,也少有交談。除了平時參加畫會活動外,還好每周一晚7點到10點有畫人體的研習活動,無形中逐漸認識了彼此。也對他精緻柔美、清新脫俗、光影動人的人體素描,留下深刻的印象!

    之後,相處言談之中發現: 青山綠水、藍天白雲、雄偉的太魯閣峽谷是我們關心的話題。濱臨花蓮港的寧靜小漁村、T字型的防波堤與白燈塔、潔淨的北濱海灣與晶瑩剔透的礫石灘,更是共同的童年記憶。原來我們都是花蓮的孩子!我們就是這樣的緣分成了畫友、同鄉,更是常給我創作上鼓勵和提點的良師益友。

藝術創作源自心靈深處的童年記憶與鄉土情懷。

    近幾年,在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聯展中,毓修常展出以石頭、人像為一系列主題的作品,傳達深處的意念與心境屢屢驚豔全場,令大家讚嘆不已 !

    記得有一次,到畫室探班。他正好在畫雙全開的石頭系列作品,雖只進行一半,但已見到磅礡的氣勢與濃濃的花蓮海灘味道。談笑之間,也看到他以嫻熟的渲染筆法,好像一顆一顆石頭信手拈來定形、定色、定位,控制水分如同表演水彩魔術一樣。當場,隨機取樣4分之1的紙張細數,共計大小176顆石頭。辛苦! 但卻美得感動。其實,近十餘年來桑海滄田、物換星移,毓修的老家在港口擴建時,已被剷平成為港區的一部份。童年時的景象已隱沒在花蓮港之中,只能在夢裡神遊了。唉,消失的童年記憶令人不捨啊!

    花蓮的石頭與別的地方不同,由於得天獨厚的天然地質條件,造就了晶、瑩、澄、澈、淨的特質。在作品裡不止充分呈現出來,而且令我感受到它們:彷彿顆顆是惦念,粒粒是鄉愁。

另外,他在人物創作的成果也很豐碩。尤其眼神是一絕!凝視久之,讓人感動萬分。畫中之人甚至明明眼眶裡已淚光閃閃,卻又能忍住不奪眶而出喔!而且,在孩童純真的臉龐,看到天真無染的赤子之心;也在長者慈悲的歲痕,看到堅毅的信念。描繪孩童、長者的容顏收放自如,他的畫藝確實已攀上另一高峰!

我的好友毓修其畫其人

    最近知道毓修正全心投入準備個展,特地再次探班。從已完成的作品中,我看到他用筆深藏、用色內斂與取材佈局的用心,正如其沉穩、謙和有禮、廣結善緣的性情。用數以百計的石頭寄情對故鄉的惦念,以天真、無邪、堅毅、不捨的眼神召喚鄉情親情,展出的作品必定動人心弦。在藝術的大道上,我看到他的光與熱囉!